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耐人尋味的「吳文清之死」

耐人尋味的「吳文清之死」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09/10/16, Friday
        與阿扁在大學同寢室而情同換帖兄弟的「台灣西書」進口商吳文清,本月八日因為心肌梗塞送醫不治,由於事出突然,加上八卦報紙以頭版篇幅大事渲染,儼然成為街坊茶前飯後的話題。

        對於這件不幸的意外,在下午三點多傳出消息竟是在立場鮮明的「中」字電視台談話性節目內之Call in,距吳文清被送到馬偕醫院搶救無效才十二個鐘頭,而且,打電話的「報馬仔」還是女性,迄今身份未明,動機當然也是可議之至!隨後「聯合報」在社會版頭條以四全批橫幅披露死於非命場景;隔天「蘋果日報」更以整版圖文並茂方式詳加細述案發過程、甚至連檢察官之偵訊內容也稍加描述,彷彿這件命案就是死者生前喝兩瓶威士忌和召妓所致。 

        但吳文清的姊姊錦仔卻大不以為然,她向媒體嗆聲:「想到就想哭!太不公平,說我弟弟上賓館,事實上沒有,我弟弟是很乖很乖的小孩,報成這樣有意思嗎?」言下不勝欷噓之至;但仍聽得出遺屬被嗜血成性的媒體在傷口上灑鹽所引發之無奈口吻,彷彿死者就如同報上所繪聲繪影描述得「做鬼也風流」,竟然是到鋼琴酒店尋歡,找了年僅廿七歲的羅小姐陪喝兩整瓶烈酒,然後意猶未盡花了八千元「帶出場」到林森北路汽車旅館內交易才暴斃?! 

        對於媒體鉅細靡遺的報導、以及Call in節目中通風報信者之「消息靈通」程度,站在旁觀者來加以檢視,便不難發現其中似乎另有隱情!首先,媒體先是報導吳與友人聚餐,故警方想瞭解係與哪些人喝酒?結果,在上報後不久便轉為「吳一個人到酒店叫兩個小姐坐檯」,前後報導不一便已令人納悶,隨後之帶小姐出場也非比尋常!因為,位於北市長安東路二段那家酒店附近,前後左右便有數家中上水準旅館,方圓百公尺內便可走路輕易到達,為何捨近求遠跑到「微閣」?難不成是因為趙建銘在「台開案」獲釋後便到這家飯店盥洗,所以才大老遠跑來該處「辦事」?

        如果真是「酒後亂性」到「非要不可」,大可就近在酒店附近完成交易,對羅小姐而言可以再接第二個客人;但既然老遠跑到錦州街了,怎會只是「打手槍」了事?乾脆就在酒店包廂或廁所內便可「辦事」,何苦花千餘元的房間費?而更弔詭的是,吳文清躺在床上休息,按照常理若是心肌梗塞必然會有異狀、或發出異聲!偏偏羅小姐在「人命關天」時卻是在盥洗室內洗手而毫無所覺,直到「清潔」完畢出來才發覺客人已有狀況! 

        上述諸多難以想像的情節,只是信手拈來便有這麼多無法自圓其說的「盲點」,無怪乎死者遺屬會說「說我弟弟上賓館,事實上沒有」!因此,到底事實真相如何?檢警允宜深入調查,莫因吳文清是阿扁交往逾四十年之摯友便撒手不管,或放縱媒體憑空想像予以凌辱,這種另類清算挺扁人士的作法,絕對此風不可長!

最後更新 ( 2009/10/16,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