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齋藤代表黯然求去的警訊

齋藤代表黯然求去的警訊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Thursday, 03 December 2009
        正當立法院長王金平,飛抵日本出席台灣在札幌辦事處揭幕儀式之際,台北方面忽然傳出齋藤正樹代表請辭的消息,使得台日之間的波詭雲譎關係,自去年劉兆玄以閣揆身分揚言「不惜一戰」之保釣風波後,再次丟出震撼彈,儼然使得馬英九的外交顢頇無能又露出馬腳。

        甫於去年七月才走馬上任,而且年紀也才六十六歲的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按照慣例是可望做到中華民國「百年」後;況且,他本身年輕時代便曾負笈台灣,說得一口標準華語,後來更被派任駐中國公使,堪稱為難得的日本「支那通」!而且,齋藤在奉派來台擔任「地下大使」前,也當過駐柬埔寨、紐西蘭等國大使,資歷相當完整,按常理是非常適當的駐台人選!

        但是,齋藤代表履新不久,由於本身係扶輪社成員,來台後卻未參加以日商為主的「東海扶輪社」,反而參加阿扁之「北門扶輪社」。在阿扁尚未打入政治黑牢前,齋藤與其可於每週五之例會上碰頭,這種社團活動的不期而遇動作,對於追殺前朝跡近抄家滅族的國民黨而言,不僅無法獲得政府的信任,簡直就是擺明故意挑釁之舉止。

         隨後,馬英九在急遽媚中的飢不擇食狀況下,突然異想祭出一九五二年的「台北和約」,企圖將台灣主權套入「一中」框架內,致使深刻瞭解兩岸暗渡陳倉陰謀的齋藤代表,在密會前總統李登輝後,按耐不住於中正大學所舉辦之國際研討會上公開回應「日本雖然在舊金山和約中,聲明放棄台澎領土所有權;但台灣的主權在國際上一直沒有確定」,此舉本意是保護台灣「自決」權利,卻惹毛了國民黨,更加深政府對齋藤的「偏綠親獨」疑慮,除由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口誅筆伐外,外交部也由夏立言次長表達抗議。

        「台灣地位未定論」本來就是國際法上的基本共識,卻是國民黨流亡政權不可承受之重,因此,馬英九藉此拒見齋藤代表讓他難堪,駐日代表馮寄台也被日方杯葛,遂使台日之間頓呈「急凍」狀態。東京方面雖不方便公開力挺飽受委屈的駐台代表,卻在批准亞東關係協會申請的第六個辦事處之作業上一再延宕,顯示兩國間已有矛盾心結待解,偏偏馬在這曖昧時刻補上一鎗,促成對方「走人」。

        原來,馬英九係利用烏山頭水庫建造者「八田與一」電影首映會的場合上,在應邀致詞時意有所指地對著台下主客的齋藤代表說:「還有一點很重要的,這也是台灣人對於對待我們好的朋友,我們也一定會善待」電影觀賞結束後,馬英九對媒體發表觀後感時,又對日本記者強調「禮尚往來」之意,似在暗示日本當局「好自為之」。

         事實上,回顧馬英九之言行,從他在台大投身保釣運動,並於椎名特使來台解釋「台日斷交」苦衷時投擲雞蛋還上了報,顯見他對日本素無好感,所以,與其唱反調而被修理,齋藤代表當然只好 " 認了 " 辭職走人,徒然留下台日關係短期內難以修復好的裂痕!

Last Updated ( Thursday, 03 December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