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沈默、冷漠、沈落的台灣

沈默、冷漠、沈落的台灣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Thursday, 31 December 2009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教授應邀到靜宜大學演講,竟遭中國學生有組織地集體反制,紅衛兵般霸佔麥克風達一小時。王丹憂心台灣的大學出現中國學生組織活動,但,令人憂心的是台灣的大學生竟坐視侵害人權的言論橫行校園,竟無人站起來說隻字片語?台灣的大學生怎麼了?他們被這些中國國族論述說服了嗎?另一方面,同樣冷漠的是台灣社會,撰寫《零八憲章》的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被北京第一中院判刑11年,是1997年中國設「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以來判刑最長久者。可是,面對這個國際重視的人權議題,台灣聲援劉曉波的聲音相當微弱,似乎面對人權、自由、民主議題時,不只大學生隻字不語,台灣人也沈默無聲。

        德蕾莎修女說,「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台灣大學生冷漠看待中國學生在校園談大中國主義,坐視民主、自由、人權遭打壓,坐視中國學生為殘暴中國來辱罵王丹,但是,這不只學生如此,更該反省的是整個社會,如果台灣人認為白色恐怖、屠殺、政治冤獄、思想控制、限制集會遊行都沒關係,人死了就用錢彌補即可,不必找出元兇和加害者,而且讓加害者繼續享有黨產、既得利益、豪宅而不必說出真相,這樣的社會當然會錯亂而無中心思想。如果大人都說有錢就好不必知道真相,我們又如何期待年輕學子能堅持人權、自由與民主,站起來告訴中國學生:「政府不該用槍指著人民」!

         相對於台灣人的冷漠無聲,其他國家卻在過去這段時間學習勇敢與公義,例如南非1995年通過「促進國家統一和解法案」,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採取「用特赦換取真相,用真相換取和解」的策略,當年的加害者只要毫不隱瞞地陳述事實,並證明出自「政治動機」,就獲特赦無罪開釋。加害者與受害者公開陳述內心深處的邪惡和善良,面對種族隔離及歧視所造成的社會集體創傷,揭開謊言之後才發現社會血跡斑斑。1970年以來,全球第三波民主化國家各有不同和解過程,如瓜地馬拉、薩爾瓦多等都調查前政府內戰期間殘害人民真查,韓國通過「親日反民族真相調查委員會」、「戰後真相調查委員會」讓過去犯惡行者知所收斂。

         世界各國勇於掀開歷史的真相,台灣人鄉愿鴕鳥,甚至以為金錢補償收買就可以了。這樣只想花錢而不想面對真相,而且根本不敢找出元兇不敢懲處施虐者的國家,當然會導致我們的孩子分不清楚什麼是民主?公義?真理?人權?自由?這樣的社會當然不知道侵害人權要付出代價,不知道獨裁隨時會借屍還魂回來,不知道如何捍衛價值。所以,我們的大學生在面對中國學生進校園來公開辯說「六四中國警察殺學生是人民失控」的說法時,竟然沒有大學生起來反問這個中國學生有無人性?當另一名中國學生指責在靜宜大學演講的政大客座教授、中國六四領導人王丹「憎恨中共」時,竟然沒有台灣的大學生站起來質疑中國學生面對人權的懦弱。

         國際人權條約強調,前政府暴力致人於死或殘害人類罪沒有追訴期限,歷史傷痕裡面的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等歷史懸案,歷經政黨輪替到現在仍沒有水落石出,延遲歷史真相導致加害者仍逍遙法外無法面對惡行,社會的是非價值扭曲。什麼是真相、和解與原諒?什麼是社會公義?為什麼台灣人沈默、不作為而使惡勢力坐大?使我們的孩子不知過去、不知歷史、也不知道國家更不知道自己是誰?連美國學者季禮也認為台灣已「芬蘭化」自求讓渡主權而建議美國棄守台灣不再武器保護,危機中的台灣,我們如何尋回有公義及使命的這一代?

Last Updated ( Thursday, 31 December 2009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