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論正義,那些學者比不上蔣友柏

論正義,那些學者比不上蔣友柏 PDF Print E-mail
Thursday, 10 January 2008

 

        中國時報一段時間以來常加印幾頁AA版,強打什麼「2008希望-台灣」或「面對公與義」之類,其中一再傳達的訊息是台灣民不聊生、民進黨政府腐敗無能以及「中國崛起撼動世界」等等,他們平時對本土社團的言論和活動幾乎是一個字不報導,到了選舉前夕又一再花大篇幅「置入性行銷」,寄希望於2008的藍色執政,已經不只是「選擇性正義」的問題了。

       最近他們動員一批人文社會學者,把中正廟的「更名拆匾」罵得一無是處,說這是政治報復不是轉型正義,只會擴大社會分歧,甚至說阿扁總統瘋狂批鬥蔣介石「都是為了折算選票」;其中陳芳明教授還做了誅心之論:「阿扁為了掙脫個人國務機要費案件的羈絆,遂以轉型正義的名義開始追討黨產,追討蔣介石。」他的建議是:「在處理歷史問題之前,民進黨必須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以公開公平的方式讓社會理解真正的歷史責任。」

        以上,他們把民進黨政府追求轉型正義的工作簡化並扭曲為選前才做、為轉移個人政治危機才做,並不符合事實。2001年3月,就開始有國家檔案局辦理「二二八事件檔案展」,同一年也有不當審判補償基金會出版《戒嚴時期政治案件之法律與歷史探討》;其次,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在2003年6月舉辦「二二八事件新史料學術研討會」隨後並集結成《論文集》,2006年2月又舉辦《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新書發表會,認定蔣介石應為二二八事件負最大責任,以及釐清陳儀、柯遠芬、彭孟緝等等軍政首長應負之責任;再次,多年來文建會接手綠島人權紀念園區的整理與開放,以及最近軍方交出的景美軍法看守所改成景美人權紀念園區等等,關心者可以批評它做得太慢、做得不夠,但不可以說相反的話來抹黑它,除非這個說話者根本不贊成轉型正義。

        筆者在其他地方也批評過「做得太慢、做得不夠」,但由於某種程度的參與、觀察,即不忍再做苛責,因為政黨輪替以後因循舊的法令體系,《檔案法》、《國家機密保護法》、《政府資訊公開法》在舊的官僚體系只能被選擇性適用,更不用說調查真相、追究責任所需要的特別立法,在泛藍佔多數的立法院屢遭杯葛,最近王幸男等人的提案被抹黑成「誅九族」然後封殺即是顯例,陳芳明難道視而不見?

       連蔣友柏都贊成中正廟的更名拆匾,他說「那個銅像是錯的」,他還敏銳地發現「都是藍營在講」去蔣、去中國化的用詞……所以就操作選舉來講,兩大黨都一樣使用「驚嚇選民把票投給他們」的方式。顯然,蔣友柏的觀察不但比那些學者深入,而且公平。(本文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Last Updated ( Thursday, 10 January 2008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