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是中國留學生還是中國職業學生

是中國留學生還是中國職業學生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王思為   
Tuesday, 26 January 2010
        王丹在去年(2009年)耶誕夜到靜宜大學演講「如何看到一個真正的中國」的時陣,被六、七位中國學生嗆聲,這夥中國學生輪流發言,個個有備而來,每個人都提出好幾個問題挑戰王丹的觀點、替中國政府說好話;不管這夥中國學生的行為究竟是不是一項有組織的行為,抑是有接受著他們上面的「領導」所指揮,其實自這一個事件裡面咱已經可以觀察到中國勢力已經惦惦地進入到台灣社會、進入到你我一般人的身軀邊。

        國內目前有很多大學為了補足每年招生漸漸增加的缺額,紛紛向對岸的中國學生招手,希望吸收較多的中國學生來台灣讀大學、幫助紓解學校經營上的財務壓力;馬政府的教育部對承認中國學歷、以及開放中國學生來台的動作更加積極,並且要將開放中國學生當作立法院下一個會期的重點。不過對這些馬政府的官員來講,開放中國學生來台灣讀冊以後會產生的種種問題,以及很多需要事先作預防跟規劃的工作卻跟馬政府對ECFA的態度一模一樣,只會說好的、壞的部份攏總不說,對中國學生來台之後所造成的衝擊一字不提;要知道,一旦中國學生人數增多之後,漸漸地台灣的社會也會受到影響,這就是毛澤東所強調的「量變產生質變」的效果;尤其當中會有多少是中國所派來的職業學生、身負特殊任務來讀冊,台灣政府甘有可能一一過濾、一一把關?

        從暗的層面來說,中國學生可能開始在各個校園裡蒐集情資,譬如說哪些教授的上課內容、甚至他們的政治偏好如何,或是哪些學生領袖的言論對中國有友善否,這些資料都是中國統戰需要的重要資訊;明的部份來講,中國學生可能開始系統性地針對他們所接觸到的台灣學生宣揚「中國一定強」的觀點、開始干擾教授上課(譬如不能討論Tibet問題、六四事件、熱比婭等等),或是干擾一些民主人士的演講(像王丹的例子)、或者是開始影響校園網路言論等等的行為,漸漸讓大學校園說真話、認識真理的能力喪失,但是這些也不過是在校園內的行為而已。在校園以外,中國學生有可能打工、結婚、定居,這些也是最有可能移民台灣的一個族群;簡單來說,這些中國學生來了之後可能就不會走了。但是因為開放中國學生所引起的教育問題、勞工問題、社會問題、政治問題等等的後果,請問我們偉大的馬政府甘有任何準備?

        雖然有人樂觀地說中國學生來台灣唸書之後會學習到台灣民主開放的自由精神,所以這群人回去中國之後會將這些開放的觀念散佈出去、促使中國向更加民主自由的方向發展。但是這只不過是真天真的肖想跟浪漫的幻想。君不見馬英九當年在美國哈佛大學當職業學生,專門蒐集海外留學生的名字、製造出不得歸鄉的黑名單,回國之後猶原繼續散佈反動的中國醬缸思想,頭殼迂腐的程度比沒有喝過洋墨水的人還糟糕。中國學生來台灣讀冊,其中有多少會是中國的馬英九?而且職業學生回國以後才有機會升官發財,真正有唸書、會思考的就已經在黑名單上頭不得歸鄉,又怎會有散佈自由民主思想的機會?

        所以,馬政府準備開放的是中國留學生,還是中國的職業學生?甘不是很清楚?

Last Updated ( Tuesday, 26 January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