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司法鐵漢」與《流離》遺著談起

從「司法鐵漢」與《流離》遺著談起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0/01/29, Friday
        在一年一度文化盛會的台北國際書展揭幕前夕,許多出版商或作家都會把握機會「打書」,結果,出人意表得是一本堪稱名不見經傳的《流離》,由於被法務部長王清峰在發佈新科檢察總長之簡歷中,特別在新聞稿附件影印該書之「父親的名片」一文,導致報紙在頭版全文引用,加上這本書在黃世銘的財產申報表中載明「無價」,因此使得沒沒無聞之《流離》突然洛陽紙貴。

        出版於二○○四年底的《流離》一書作者黃宜君,是內定檢察總長黃世銘掌上明珠,她在就讀東華大學研究所二年級時,因感情困擾及憂鬱症發作緣故,竟於卅歲生日前一天懸樑自殺,應驗其生前說過的「情感總是我的致命傷」讖語,留下文壇震撼與家人的不捨。畢竟,黃宜君早在十七歲時便已被《幼獅文藝》肯定為「文壇新秀」,就讀中正大學中文系時也曾榮獲「全國大專學生文學獎」及「梁實秋文學獎」,被推崇為「具有張愛玲身影的文采」;沒料到卻選擇了女作家三毛一樣的方式來自我了斷。 

        黃宜君生前創作無數,也曾服務於「文訊」等雜誌,更曾在「野葡萄文學誌」上撰述「憂鬱症報告」專欄,堪稱係花樣年華便已大放異彩;然而,何以會將生平第一本著作取名為《流離》?根據「後漢書」之「和殤帝紀」所載意思是「窮困轉徒」;如以「漢書」「揚雄傳」之解釋為「煥發、紛散的樣子」;設若將「流離」連結到「失所」為成語時,則在古書《醒世姻緣》中的解讀為「轉徒離散,無法定居」,因此,從上述各種解釋「流離」書名之意境,似乎都是灰暗色彩,這也透露著作者內在潛意識。 

        遺憾的是,作為家長的黃世銘並未瞭然女兒內心深處之結,他只看到了黃宜君在《流離》書內「莒哈絲式的奢侈」,體味到女兒非常羨慕她所欣賞的法國女作家,每年夏季都會到諾曼地海灘租房,過著遺世獨居、自由自在創作的生活,享受那種難以言喻的書寫自由空間。因此,黃世銘決定在她研究所畢業後,馬上幫其在花蓮海濱找間房子來滿足不受干擾的奢望;可惜卻被命運所戲弄! 

        被譽為「司法鐵漢」的黃世銘,對女兒的輕生,當然有著難以比擬的痛!也有著難以言喻之不捨,所以碰到親友或長官來往的場合,他總情不自禁以黃宜君遺著《流離》相贈。結果,法務部長獲贈閱讀之餘十分感動,便在各地視察獄政或前往司法官訓練所講習時,常常引用並朗讀「父親的名片」一文,藉茲剔勉司法人員要有無私無我的情懷,即使到了要向新聞界延介新檢察總長背景時,還特地影印該文給記者參閱,並將全文貼在法務部的官網上。 

        王清峰如許細膩作法,無疑是想化解外界對鐵面無私之黃世敏的刻板印象,呈現他在女兒眼中不為外人所知的柔軟面,堪稱用心良苦;但若司法人員在執法過程也兼顧人性本善與人情義理,莫造成別人家庭「流離」或「生離死別」,則乃善莫大焉。

最後更新 ( 2010/01/29,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