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獨立思考來對抗威權政治

獨立思考來對抗威權政治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Tuesday, 09 February 2010
        台灣人很容易服從權威,所以這也是詐騙集團很容易得手的原因,只要假裝是警察、檢察官、特偵組,就能把當事人嚇得魂魄盡散。同樣的,在社會控制上,報政者每每假藉檢察官約談、傳票、警察約談等做法,達成社會控制的手段。例如最近傳出當時反對澎湖博弈的年輕大學生紛紛遭澎湖地檢署約談到澎湖作筆錄接受調查,又例如政府高官下鄉視察時常官蓋雲集、前導警車數十台,官場排場也是為了鋪陳出「威武!」的權威感,讓人民在眾口鑠金之下,接受權威的統治。

討論台灣人的性格,我們常被長輩要求「囝仔人靜靜巧好」、「囝仔人有耳沒嘴」、「不可沒大沒小」,這樣的順從權威性格似乎是隨著被不同權威殖民而深入到我們的DNA之中,但是,如果我們對於政府的高官權威要求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對於司法檢調的特權濫搜沒有全盤觀照的思考,對於政府不公平的法令沒有反思,很容易就落入國家機器的圈套,而遺忘了尋找公義真理。

例如,台北市政府一年開出的交通罰單高達38億元,每個月就強制開出接近15萬張交通罰單,而且一個紅燈秒數高達220秒接近四分鐘之長。試問,如果不是紅燈設計失當、號誌設計紊亂故意入人於罪,怎麼可能一個城市就開出高艸土金15萬張罰單?但是,台灣人被訓練到收到罰單就自認倒楣,少有願意出來與官僚抗爭申訴的。

就是這樣,國家常假借「依法處理」四個字,用權威主義 Authoritarian regime來侵害人權。政府常運用壓制性手段,用來維持和執行社會控制。在權威主義的國家中,國家權威滲透到公民生活的各方面,其中很多方面根據其他的政治觀來看,都應屬於個人自由的範圍。權威主義的程度不同,甚至非常民主和自由主義的國家也會在某種程度上表現出權威主義的一面,例如在國家安全問題上。

新聞教育裡面討論到新聞學裡面常有很多從眾行為(conformity)的研究,也就是所謂的人云亦云。顯示有些人會直接的以多數人觀點來作為自己觀點。這些人在從眾行為後,還會想出事後理由,來支持自已原先就已經認定這樣的觀點,這樣的現象在心理學裡被稱為從眾行為與心態。社會心理學家有很多從眾研究都證明了人類社會這種情況。

例如早年在學者Milgram的實驗提供有按鈕的平台、電擊座倚以及實驗主持者的白色實驗長袍以及口語催促,構成權威情境,證明人們會服從權威違反人性刑求他人,原因只為了順從權威者。

        從心理學、新聞學、政治學來看,當代政府跟時下的詐騙集團一樣,例用檢警調的約談,例如大官出巡的排場,形塑官僚政府的權威主義,讓人民接受而服從,這些都是反自由主義、反公民、反民主的,台灣人必須要挑戰我們幾代來被教育出來的服從性格,挑戰法令及法規的正當性,挑戰我們的DNA,學習獨立思考。
Last Updated ( Tuesday, 09 February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