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不要再編歷史了

不要再編歷史了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Wednesday, 17 March 2010
        五都選舉要到了,國民黨的愚民電視台及名嘴又有得忙了。最近他們選定美麗島辯護律師團作目標,一連十幾天污衊這些律師,說其中有五人是調查局的布建人士。這一天大謊言,本不值一駁,想不到另一藍營媒體利用施明德之口,把律師團說得一文不值,謝長廷先生更是他指名道姓的抓耙子。施先生服刑期間,品德方面深受他同期「同學」不滿的傳言極多,對他深惡痛絕的也大有人在。就在兩天前,李筱峰教授發表「台灣獨立建國的五個障礙」一文,說綠營中的投機腐敗份子是障礙之一,此文提到幾位變節的投機政客,其中就有一位「施某」,不知是否就是指施先生,若是的話,應該深自反省的,應該是施先生才對吧?

        施先生指控謝長廷是調查局培訓的爪牙,否則,打鐵仔街的孩子,那有錢到日本留學又帶妻小?這種說法有邏輯不周延的毛病,可見施先生除了臆測並無證據。若說調查局真有培訓、利用謝先生為專業幹員一事,該局就應將多年來支付的帳目公開,而不應單提謝先生不承認的一筆二十萬元,否則難以令人置信。謝先生曾因612案被檢調追緝,他還得全省到處逃亡,也足以證明他不是調查局的人。

        從文章的報導,可以看出施先生對律師團心中充滿懷疑。有懷疑很正常,但他自下結論,而且自以為是,卻不憑證據,對謝先生的指控就是一例;對整個律師團的污衊,也就不令人意外。他說:「若非身份特殊,或是有特別的任務,有誰敢來當我們的律師?」都是一些「沒有理想、沒有熱情、沒有願景,只有權力」,自不可能有那一位是因為理想而參與的,因此,他們也不是義務性質,「我們都有付錢,是付多付少而已」,這些人是如何組成的,他到今天還認為是個謎。台北律師界有一位林姓前輩,就被當叛亂犯拘捕、刑求(拔指甲),傳言他是為另一叛亂案當辯護人之故,因此產生的恐懼效果,那個律師沒有體會?在白色恐怖時期,為國民黨大事渲染成叛亂、異議份子的美麗島被告辯護,若非有一點勇氣、理想,何必霑這個鍋?試問當時那有什麼權力可以期待?

        我是當時施先生的辯護律師,如今不得不公開回答施先生的問題:我沒有收到施家的報酬;我有緣與黃信介先生認識,因黃先生對我的瞭解與信任,邀我加入美麗島雜誌社為社務委員,我欣然同意,印出來的第四期雜誌上,已把我的名字列為社務委員之一;事件後第一本黨外雜誌︱進步雜誌就是我出錢辦的,謝先生還向我請求借進步兩字作為民進黨的黨名,怎麼能說辯護律師都沒有理想,沒有參與黨外活動呢?還有一件真相要告訴施先生,當時湊不足我們所要的律師人數,多數人不願接辦。高瑞錚、張火源兩位大律師是我邀請他們加入的,也才勉強湊到十五位(比預定少一位),成色毫無足疑可言。

        藍營重施故技,醜化本土人士,以收勝選之利,應可瞭解,但以台灣第一英雄自居、且當過民進黨主席的施先生,也在其中窮攪活,絕對會有損令名吧!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17 March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