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中國人的血

中國人的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筱峰   
Monday, 29 March 2010
      還記得去年三月一個自命「高級外省人」的外交官,為文大罵台灣是「鬼島」,台灣人是「倭寇」、「台巴子」嗎?記得他還這樣說:「就算乖乖回歸(指台灣接受中國「統一」)還要鎮防,若流了我中國人的血,那對這批倭寇(指台灣人)必要嚴打無赦。」目前這位「高級外省人」正在告我「妨害名譽」,小生怕怕,不敢多言。不過說到「中國人的血」,我倒有些聯想       最近「中國人的血」快來台灣了!日前經濟部逕行開放中國的血清、血漿來台,完全無視於「血液製劑條例」有關「國血國用」的規定。我們知道中國愛滋病盛行,甚至有全村都得愛滋病的,那是賣血互相感染所致,令人不寒而慄。如果根據馬英九及其支持者的頭腦,認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海峽兩岸人民都是炎黃子孫,中華兒女,血濃於水。如果這樣一說,「大陸」來的血,也應該符合「國血國用」,誰能奈他何?

      無奈之餘,容我借題發揮。中國人一向講求血緣、血統,在傳統中國政治文化裡,上無「國民主權」的現代國家概念,下無個人主體的人權意識,而以血緣為基礎的「家天下」概念無限上綱。君臣關係、師生關係都化約成父子關係。官場上充滿著家族色彩,例如戰後國民政府接管台灣後,台中、台南、花蓮等地方法院的職員有一半都是院長的親族,「牽親引戚」的家族政治,大開「台巴子」眼界。

      嚴格說,中國境內有五十多個民族,血統不盡相同,南北差異更大,但是「血統至上論」卻使得他們編造一些「中華民族」、「炎黃子孫」、「中華兒女」之類的神話來唬人。在這政治神話下,誰想獨立建立現代國家,就是「數典忘祖」。

      若真要論祖先,台灣人的血緣主要有兩大系統,一者來自中國閩粵,另外源自本地的南島民族。若僅以來自中國才算祖先,而無視南島民族祖先,那才真正「數典忘祖」。以我的血緣來看,馬偕的林媽利醫師為我抽血化驗DNA,分析結論如下:「李筱峰先生的母系血緣應來自印度東北方的少數民族。父系血緣為非華人東南亞的血緣。組織抗原屬於閩越族人的血緣。」看來我這十足「雜種」真沒資格當「炎黃子孫」哩!

      國共兩黨為了凝聚「中華民族」意識,特別喜歡以近代帝國主義列強侵略中國,來喚醒民族意識。但別忘了,列強侵略中國固然可惡,然而列強殺的中國人,絕對不比中國人自己殺中國人還多。一場太平天國,就殺掉了兩千多萬中國人;一九二六年蔣介石一場號稱「清黨」的屠殺,讓台灣革命僧林秋梧寫下這樣的詩句「可憐十萬頭顱血,空換青天白日旗」;一九六六年毛澤東以「清理階級隊伍」為由進行的北京大屠殺,就殺了廿萬中國人。「文化大革命」喪命更以千萬計,流的都是「中國人的血」。至於新疆人、西藏人被中國殺害,流的是不是「中國人的血」,就更不重要了。說到此,想起北京當局動輒就對我們喊話「海峽難隔骨肉情」,我忍不住起一身雞皮。

      彭明敏教授的父親彭清靠醫師在終戰後熱烈迎接中國政府,曾幾何時,一場二二八事件讓他差點送命,他在飽受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的凌辱之後,心情粉碎,「揚言為身上的華人血統感到可恥,希望子孫與外國人通婚,直到後代再也不能宣稱自己是華人」。

      好在,現代國家建立在國民主權之上,不是以血緣為依歸。我們該在乎的,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價值,而不是中國人的血。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