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建國」是難以面對的痛?

「建國」是難以面對的痛?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0/04/02, Friday
        執政的國民黨為了因應年底五都選舉、以及後年三月間之總統大選,處心積慮將所謂的「百年國慶」活動,規劃自今年雙十以迄明年雙十舉辦一整年的跨年盛會,藉由民脂民膏來為一黨之私的選戰策略塗脂抹粉;但在對外文宣上,特別是對於中國的虎視眈眈,卻又自我節制得不敢在設計之標誌上強調「建國」,反而是心虛強調「精彩」字眼,以致引發朝野一片譁然。

         事實上,以蔣氏父子為班底的外來政權權貴子弟之立場而言,亡命來台的蔣介石早於一九五0年三月十三日時,便在陽明山莊對其追隨者公開演講道:「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究隨著大陸淪陷而已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而還不覺,豈不可痛?」準此而論,這批一九四九年逃離中國的亂臣賊子第二代,一甲子之前便已是蔣介石口中的「亡國之民」,而且「中華民國終究滅亡了」,所以怎還會有「建國」?況且,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九四九年建政之後,就已比照民國政府修「清史」之前例,早就撰述出版歷時卅八年的「中華民國史」,意味著中華民國就像明、清等歷代歷朝一般走入歷史。

        因此,亟欲與北京當局媾和的馬英九政權,豈敢唬弄台灣人民一樣地對外搬出「建國」招牌?勉為其難打出三不像的「精彩」字眼來自欺欺人一番,其情可憫,其心可鄙!因為,自從一九七一年被趕出聯合國後,台灣對外便以「台澎金馬」、「中華台北」等地方名詞組合的頭銜參加國際組織,據美聯社統計有十七種名號之多,卻始終未克以「中華民國」登上國際舞台,這也無怪乎文建會等袞袞諸公捉襟見肘在藏拙!因為真是「精彩無比」、「精彩絕倫」,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其餘一百九十餘國有此特殊狀況,台灣非但像似日據時代老作家吳濁流筆下之《亞細亞的孤兒》,如今更像煞「國際棄兒」。

        除了「妾身未明」外,國民黨的另一難言之隱是,所謂「建國」兩字,莫說是「建國大業」功敗垂成而不堪獻醜,就連該黨總理孫文所著的「建國方略」、或廿五條的「建國大綱」,請教國民黨的徒子徒孫們,有哪些已經是克竟全功?抑或方興未艾?連過去蔣氏父子樹立在總統府廣場上的「建國必成」、「反共必勝」看板全都拆撤,聽到在野黨播放「建國、建國、建國建國……」進行曲都會覺得刺耳,則這批「亡國之民」的權貴第二代,豈會自找沒趣!

        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人物,莫過於即將開演唱會的劉家昌了,這位畢業自原係國民黨黨校之政大的遊走兩岸三地戲子,居然將本身創作的歌詞「中華民國頌」,偷天換日改成「中華民族頌」,顯示心虛與兩面討好之一斑,其行徑正與不敢打出「建國一百」字眼的馬英九及其應犬如出一轍,都是心裡有鬼、表裡不一!國民黨的欺世盜名,莫此為甚!!

最後更新 ( 2010/04/02,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