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雲霓檔案」談「個資法」

從「雲霓檔案」談「個資法」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0/04/23, Friday
        在「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宣判屆滿卅週年之際,永遠不甘寂寞的施明德,繼去年出版《總指揮的告白》一書後,又接踵付梓《叛徒•遺囑》的陳年舊資料。其中,自詡為「總編輯」兼施某「家後」的陳嘉君,非常得意公布當年警備總部監控外國媒體之「雲霓專案」文件,藉此營造國民黨特務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氛圍,企圖以此賣點來打書。

 

        正當這位不知排名第幾號的施明德「家後」在製造新聞話題時,立法院恰好也正審議「個人資料保護法」之二讀,由於該法刪除民代與記者免責條款,因此引爆各界不以為然的撻伐之聲。除主管部門之NCC表達「抵觸新聞自由,世所罕見」外,新聞界對於馬政府之新聞審查企圖、以及限制媒體監督的功能,全都口徑一致得抨擊「新聞自由大倒退」「比戒嚴時期還更管制媒體」!堪稱係捅到了無冕王的蜂窩。

 

        這兩件沸沸揚揚的新聞事件,如果仔細檢視來龍去脈,遍不難理解箇中奧妙所在!以施明德如獲至寶取得警總檔案為例,他想強調「特務統治」下的台灣就像楚門世界,連外國機構的路透、法新...等重要通訊社在發出「美麗島大審」新聞前,居然報導會被事先攔截,顯示國民黨當局本事通天;然而,事實真相並非如此,因為在戒嚴時代的通訊系統是嚴加控管的,如果外國記者經由交通部電信局的管線,側錄本就易如反掌,更何況當時之外國媒體都必須經過中央社電訊室傳輸新聞,而中央社前身是國民黨黨營事業,所以,所有外電都可事前取得,並非特務系統好厲害。

 

        明瞭公家單位電信局或黨營事業中央社的「攔路虎」角色後,便不難洞悉戒嚴時期,國民黨雖然權力空前膨脹,都還很之所節制在私底下動手腳,以免群情譁然或眾怒難犯;但在馬英九上台後,除對「扁案」知法犯法、違法違憲外,如今更近進一步想要透過「個資法」來壓縮新聞空間,藉保護個人隱私之名,卻行新聞審查之實,較諸蔣經國時代的偷雞摸狗行徑,如今則是掩耳盜鈴大動作,真是「青出於藍且勝於藍」之徵兆。

 

        就在各界對此議論紛紛時,法務部卻又拋出「刪除免責條款是台權會意見」,企圖卸責給民間團體的官僚心態昭然若揭,如果台權會建議是那麼受到重視,何以該會力挺廢除死刑的立場卻視而不見呢?顯見法務部是有選擇性的「大小眼」,出了事會丟給別人當「白目」,自身則好官我自為之,真是丟人現眼至極,也凸顯了一代不如一代。

        馬英九的外公是特務頭子戴笠手下,其母也在蔣經國的總政治部幹過股長,他本人早於負笈美國時也兼差抓耙子;不過,手腳不俐落而當場被抓包過,所以,只要「看破手腳」,就可讓施明德及馬英九之流踢到鐵板!

最後更新 ( 2010/04/23, Fri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