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雞婆伯的故事 追思洪文慶先生

雞婆伯的故事 追思洪文慶先生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筱峰   
Tuesday, 15 June 2010
      自稱「雞婆伯」,坐過國民黨黑牢十六年的洪文慶先生走了,享壽九十。雖然人壽有時而盡,但是想起洪老先生受過的政治折磨,我仍忍不住泫然欲泣。

 

      洪文慶自稱「雞婆伯」,可想見他自認「好管閒事」。「好管閒事」其實就是「愛打抱不平」。這在國民黨白色恐怖時代是極危險的事。果然廿九歲那年,洪文慶因受他案之累,被判無期徒刑,坐獄十六年。

   

      洪文慶有一本小說體的回憶錄叫《雞婆伯故事集錦》,道盡他此生的波折與辛酸,也反映著「做為一個台灣人的悲哀」,極富史料價值。試舉其中片段來看。

   

      洪文慶回憶小時候都聽父親在罵日本製糖會社,如何偷斤減兩剝削台灣蔗農,正所謂「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磅」。

   

      十六歲時,洪文慶考進了電信講習所,結訓後進入郵局服務。儘管有了職業,他仍替台灣人打抱不平說,日本政府設這個講習所,主要是為了增加日本青年的就業機會,在招生考試時,給予日本小孩特別加分,但對台灣小孩則不然,台灣小孩要上榜是難上加難。這是殖民地人民的無奈!

   

      對於日本的皇民化政策,洪文慶也有不客氣的指摘。雖然身穿日本文官制服,但他最後仍堅持不改姓名。

   

      日本終於投降,洪文慶說:「台灣人起初獲悉日本投降,台灣要回歸祖國懷抱,泰半人民無不抱著喜悅的心情」,但仍有著「憂喜參半」的反映:「有的憂心中國雖有能力接管台灣,卻無能力治理台灣。因此可以說大家心境各自不同,議論紛歧。」

   

      果然被中國接管後的台灣,立刻逆退。洪文慶回憶說:「台灣人民發覺他們的素質和品行遠不如日本人,比不上台灣人,從希望的天堂,跌落到失望的地獄。有人氣憤說:『日本狗,中國豬,狗還會看家,豬只是吃、拉、睡。大官大貪污,小官小貪污。』」「目睹中國派出缺乏法律常識又沒有警察經驗的人,接替清廉優秀的日本警察,並領導指揮台籍警察,覺得非常不服和失望。」這些印象,大抵不出當時台灣人的普遍感覺。而二二八事件的爆發,也就勢難避免了。

   

      二二八事件時,洪文慶在高雄擔任外省人收容所的管理員。他回憶說,當時被關在三民區公所裡的外省人在得知「國軍」將到時,個個喜出望外。沒想到國府軍一到,不但沒有釋放他們,反而將他們身上的手錶、項鍊、手鐲、錢幣搜括一空而去!這段珍貴的回憶,正是中國與台灣的文化落差的寫照。

   

      二二八事件兩年後,國民黨敗退來台,台灣進入白色恐怖時期。洪文慶的災難也旋踵而來。他回憶一九四九年被捕的那一刻說,被捕前正與妻子討論結婚十五年來無法生育的問題,便衣警察來到家裡,謊稱分局長有事情請他去談談。從此,就是十六年的黑牢歲月。

   

      被捕後受到的凌虐,非外人所能想像。試舉他的自傳小說中提到的所謂「蹲馬桶」經驗來看。他曾在半夜遭受這種半蹲半站的刑求,腳酸難耐,偷偷休息一下,卻被監視人員發現,監視人員朝著他的胸部重重揍了一拳,一面用皮鞋踢他下腿,他「以左手抵住被踢的左腳膝蓋站立,繼續接受站馬桶的處罰令,一直呻吟到天亮」。還有更可怕的電刑,他「不怕揍打,比較怕電刑,因為電刑使人受不了,即令電死也驗不出外傷」。

      這些人間苦難,已經不是下一代台灣人所能理解。雞婆伯在天有靈,請再雞婆一次,保佑台灣勿再迎接新的外來政權來受罪!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