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又見肖康仔

又見肖康仔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ghost_twtw   
Tuesday, 29 June 2010
        媒體報導:年底拚五都,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特別找來中廣董事長趙少康擔任國民黨的特別顧問,趙少康善於做選戰分析,將參與往後的選戰會議,對於北北兩都國民黨開高走低,趙少康略顯憂心,強調爭取選民支持不能鬆懈,沒有任何選戰絕對穩贏。

 

        國民黨找趙少康出馬,可見得五都選舉真的危急了,各項民調顯示,國民黨五都崩盤就在眼前了,在此危急之際,國民黨找趙少康要來個『少康中興』嗎?

 

        說到趙少康讓人想起的可多了,政治金童,新國民黨連線,新黨,這些都跟趙少康息息相關。也可以說是李登輝執政時期,國民黨內主流與非主流,兩派鬥爭的產物,更可以說是外省人在國民黨內與國民黨本土勢力的鬥爭。

 

        最精彩的應該是199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吧,這也是趙少康離開政壇的起點,這場選舉有人說是族群動員的代表作,當然趙少康不會承認族群動員,只是很巧,外省人占台北市人口30%,而趙少康的得票率也是30%,這個數字說明了什麼呢?還需要解釋嗎?還是純屬巧合?

 

        選舉過程更是精彩,外省族群的危機意識被炒到最高點,趙少康高喊中華民國要亡了,要捍衛中華民國,甚至還喊出『李登輝的台獨時間表』,嚇得那些長期在台灣吃香喝辣的外省人不知所措,以為台灣人執政外省人都會被趕下海,這下又要逃難了。外省族群就像受到驚嚇的牛群,看到人跑也跟著跑,到底為什麼跑?也沒人知道。因此,新黨高喊『呼群保義』,要保什麼義?也沒人知道,反正跟著喊就好。

 

        當時有個大學同學,畢業後一直沒有聯絡,卻在選舉期間打電話給我,還是從新竹打來的長途電話,很有耐心的向我遊說,希望我支持新黨,還說他們兩夫婦捐了一個月所得給新黨,熱情感人,卻聽不出一絲理性。

 

        我冷冷的問他一個問題,為什麼要支持新黨?他告訴我,新黨是小市民的代言人,我再問他,誰是小市民?他回答我,我們就是小市民。我再追問,小市民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嗎?李登輝,連戰,郝柏村,李煥,趙少康,王建宣,都住在台北市,他們之中,哪個是台北市的小市民?哪個是大市民?他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我。我告訴他,新黨口口聲聲告訴你,新黨是小市民代言人,卻說不出誰是小市民,到底是為誰代言呢?這跟共產黨的無產階級專政,有什麼不同呢?誰是無產階級?只為一句虛幻的口號,就讓你夫婦兩人捐出一個月所得,值得嗎?

 

        現在回頭去看1994年台北市長的選舉,新黨高喊『捍衛中華民國』,今日這群當年『呼群保義』要『捍衛中華民國』的人到哪去了呢?不都跑去跟消滅中華民國的中華人民共何國說哈囉,雙方大玩愛的抱抱,不是嗎?當年呼群保義的那一群,如我大學同學般熱心捐錢的人,不都成了『肖仔』『康仔』了嗎?難怪當年地下電台常常聽到一句台語『趙肖康』仔。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