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楊秋興不是政客

楊秋興不是政客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筱峰   
Monday, 09 August 2010
      楊秋興不認識我,但我過去對他印象不錯,這個好印象得自二○○二年柯旗化老師的喪禮。我看到楊縣長一個人坐在喪禮前排的角落,傷心地不停拭淚。那一幕真情流露的景象,不僅牽動我的悲情而跟著淚潸潸,也讓我覺得他不像一般喜歡在婚喪喜慶中作秀的政客,而是位「真性情」的人。

 

      但是我對楊縣長開始有不同感覺,則是起自有一次他公開斥責謝志偉。謝志偉的詼諧幽默乃眾人皆知,但楊縣長卻公開說他「不正經」、「不三不四」!對自己綠營同志用這麼無趣的語言公開指責,顯示其幽默感相當貧乏。不過,這是否也正顯示,楊秋興不像八面玲瓏的政客。其「真性情」於此又見一斑。

   

      這次楊秋興執意違紀參選大高雄市長,是否也是一次「真性情」的流露?許多人從各種不同動機來揣測他參選的目的(例如說他拿國民黨好處),但是我還是寧可相信他出於情緒,而非政客之行。通常政客都會盤算自己的利益與勝算而後動。但是楊秋興這一參選,從各種條件估算,他能當選的機率近乎零。他將落選的情況有二:一是把陳菊擠下來,讓國民黨漁翁得利,如此結局,楊秋興鐵定成為台灣的罪人;二是陳菊沒有被擠下來,仍順利當選(目前「棄楊保陳」之說已出),這表示楊得票非常難看。這兩種情況都意味楊秋興的政治生命從此結束。本來,他若能落落大方,幫陳菊輔選,綠營贏得五都,二一二年必然贏回政權,屆時楊秋興以其九年縣長的政績與經驗,必是適當的內政部長人選(許添財也會是適當的經濟或財政部長人選)。他放棄如此大好機會,只為了賭一口氣,而毀了一世英名與政治生命,更對不起台灣。這種愚行哪像政客?政客不會這麼愚蠢!更何況他還違背初選前曾簽訂的承諾任何一方出線,願無條件擔任對方的競選總幹事。

      相對於一再受賴清德搶先而仍不斷禮讓的王定宇,相對於準備多年卻能一朝讓給蘇嘉全的林佳龍,楊秋興何其硜硜然哉!

   

      尤其聽說楊秋興參選的決定是得自星雲的「開示」,害我飯粒噴了一桌!一個專門替中國霸權打壓台灣獨立的和尚(詳見拙文〈惡僧高誦帝國經〉),忽然大大讚揚起楊秋興來,再怎麼蠢蛋都知道這是挑撥離間的伎倆。結果,號稱具有台灣主體立場的楊秋興,竟然可以接受這位中國和尚的「開示」?阿彌陀佛,這是哪一門的無上智慧妙法?

   

      有句取笑台灣人不團結的俗話「台灣人放尿攪沙(勿會)結堆」。回顧台灣史,「放尿攪沙(勿會)結堆」的歷史綿延不斷。自荷蘭時代起,許多對抗外來統治者的運動不斷因內訌而挫敗。以一九二年代社會運動的分合來看,成立六年的台灣文化協會鬧左右分裂,分出一個台灣民眾黨;台灣民眾黨又分裂出一個台灣地方自治聯盟;左派裡面也有連溫卿、王敏川之爭;即使最激進的台共,也有日共派(謝雪紅)與中共派(王萬得)的對立。蔣渭水呼籲「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簡直蚊子叮牛角。這些四分五裂的台灣人團體,最後一一走入歷史。而這種歷史至今仍在上演。文化協會時代沒有選舉,所以他們起碼是路線之爭,而非政治資源之爭。今天楊秋興和陳菊,不都是新潮流系嗎?你們在爭什麼?

      看來,楊秋興不是政客,但更不是政治家,那麼他是什麼?問問在天的柯旗化老師,他一定這樣回答:我們在乎的是台灣前途,誰在乎楊秋興是什麼?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