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反共到反動與反改革

從反共到反動與反改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13 August 2010

最近由於「建國百年」活動之需,文建會突發奇想要花兩千萬元拍攝孫文的電影,並屬意知名小說家平路負責規劃;不料,卻引發監委周陽山大表意見,使得朝野為之側目不已。加上台聯力倡的 ECFA 公投案之審議,居然二度遭到無理駁回,以致前總統李登輝也為此大反彈,公開表態「要站出來」與執政當局針鋒相對,儼然在台灣政壇投下震撼彈。

 

這兩件事從表面看來,似乎沒有多大關連,因為文建會想拍電影而引發監委「關注」,與 ECFA 公投案不過關根本是兩碼子事;但卻呈現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氛圍,此即「完全執政」後的國民黨,非但從政黨員的意識型態與時代潮流脫節,而且在面對沛然莫之能禦的自由改革浪潮時,竟在會行動上一再杯葛抗議,擺明本身已經揚棄反共遮羞布,如今公然祭出的是赤裸裸之反動與反改革大纛。

試以孫文電影的拍攝著眼,監委周陽山何以會「一鳴驚人」?主要是乃父周世輔生前為政大「國父思想」教授,所以,周家對於孫文必然有其「仰之彌高、望之彌堅」的定見,其崇敬程度也一定不亞於五0年代以迄七0年代之任卓宣或馬璧等專家學者;然而,前者早被自由派學者殷海光點名國民黨「詮釋三民主義的繁瑣哲學是越走越窄」,以致搞到在兩蔣時代「藉者政治權勢把三民主義變成國教」,甚且「捧若聖經,自黨員以至人眾,只許信奉、不許批評」「不僅禁錮了自己底思想」,而且也凸顯「專橫武斷態度」;沒想到如今依舊鐵板一塊,教授國父思想者之下一代,仍然抱殘守闕、吹毛求疵。

國民黨黨校出身的周世輔教授之子周陽山,挾其「國父思想」專家第二代傳人,對於作家平路參與孫文電影之所以會有成見,並非杞人憂天。因為,單看平路作品「百齡箋」,她在描述蔣介石遺孀宋美齡之細膩程度,深刻引述「永遠的第一夫人」曾為丈夫力辯「蔣總統是世界政治家中首先揭發共產黨徒陰謀的第一人,同時也是著手反共的第一人。因有反共的勇氣與毅力先獲得讚揚,現在卻被人侮蔑了」,如許引經據典考據到家方式,若再由她來闡述孫文,則勢必會更加得「精采」,這也無怪乎正藍系統「新黨」黨員的周陽山會受不了﹗然而,如果再檢視另位「國父思想」教授馬璧的言行,這位執鞭於國軍政戰學校的專家,居然在蔣經國執政時期,國民黨仍堅持「三不」政策時投奔與中國大陸,以致當年被數落為「他馬的璧」﹗益加呈現這批三民主義信徒言行不一。

 孫文電影如何配合「建國百年」活動以花掉兩千萬公帑,這是執政的國民黨可以一意孤行、「自己爽了」就好;但要挾持台灣人民表達對於 ECFA 反對立場的意志,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甚且還放話「誰反對,就是與人民為敵」,一付就是站在「國共平台」上阻止台灣人的民主抉擇,比蔣介石之「不是敵人,便是同志」還反其道而行,其思維不僅是「專橫武斷」或自我感覺良好而已,本質上就是露出中國人的原形,並且昭然若揭得傳達出國民黨「從反共到反動」的換軌路線,真是自作孽,如果孫文、蔣介石、宋美齡、蔣經國九泉之下有知,必然死不瞑目。

Last Updated ( Sunday, 15 August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