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花博」令人眼花撩亂之幕後

「花博」令人眼花撩亂之幕後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03 September 2010
        時序進入五都選舉已有肉搏巷戰氛圍之際,由馬英九在二00六年申請的「花博」風暴,正如同柵湖線、貓纜、圓環、龍山寺廣場等工程之後遺併發症,「花博」弊端也隨著開幕時間逼近而陸續浮現連環爆,從花價可以灌水到三百倍,水管價格也被踢爆溢出市價七、八倍,乃至於為了巴結「聯合報」系之新聞置入捧場,居然也在週邊產品及入場券的招標上顯有利益輸送之嫌,以致各種狀況叢生,搞得國民黨內人仰馬翻,深恐影響拖垮年底選舉,進而造成二0一二年總統改選骨牌效應,於是乎馬上祭出廣告抹黑戰術、以及動用司法迫害伎倆的雙管齊下老步數,儼然暴露黔驢技窮的馬腳。

 

        因為,「花博」之所以演變成藍營未爆彈,主要是結構性使然!首先是在展場選地方面,原規劃在關渡平原舉行,唯這片淡水河畔的台北盆地隘口,自兩蔣時代便已規劃為「首都衛戊決戰地」,除針對共軍犯台若自兩岸距離最近的淡水登陸,則國軍駐防在關渡山腰的精銳部隊關渡師,必須在關渡橋上狙擊水路入侵的解放軍、或者在社子島與北投間的關渡平原一舉殲滅;否則台北危矣!這種戰術戰略延續到阿扁執政八年,也都還時常在關渡平原「決戰」演習,直到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居然匪夷所思放出計畫將總統府搬遷到關渡平原辦公的消息,顯見國民黨對於這塊土地早就情有獨鍾,因為原先還打算規劃「花博」場地呢。

        

        結果,事後證明總統府與「花博」都不宜染指關渡平原,最佳舉辦的地段理應選擇士林園藝所到陽明公園這段台北「後花園」;可是,士林官邸已被財團炒作而瓜分掉了,而陽明山區又是權貴及富豪別墅所在,若舉辦「花博」必然影響到這些既得利益階級者的坐地分贓與生活作息,於是退而求其次的圈選過去美軍顧問團營區,亦即台美斷交後被改名為「大福營區」、以及聯勤總部接收營運之「彩虹賓館」與軍方「圓山俱樂部」,再加上台灣唯一的中山足球場等地,遂湊合成為舉辦「花博」的園區,可見過程一波三折,折騰到最後竟是完全違忤「花博」應具備之三大理念:園藝、科技與環保,根本就與減碳排放的目標背道而馳!

        

        因為,這片美軍駐台的園區,聯勤單位在接收後為了「落實」本身肩負推動足球的業務(足協理事長循例由聯勤司令兼任),所以才建蓋了中山足球場,隨後在民進黨推動公投大遊行、或公元兩千年之總統大選前夕造勢晚會,都是選在這裡隆重舉辦,對於綠營人士而言是具有特殊感情,相對於藍營則是恨得牙癢癢,尤其是中山足球場在馬英九當市長時曾「外包」由紀政負責的「希望基金會」認養經營,她花了不少費用整理足球場煥然一新後,因為上屆台北市長選舉時,紀政選擇與楊傳廣力挺謝長廷,結果得罪郝龍斌人馬,埋下秋後算帳的伏筆,市府遂在「花博」場地與中山足球場衝突為由,必須提前解約收回改建為長期展覽館,連同周圍公園也一併蓋起展示館,除了挾怨報一箭之仇外,竟將圓山一帶公園也全部拖下水,搞成一點都「沒泥土芬芳」之地。

        單從這件事例,便不難管窺郝龍斌的市府團隊格局,即使黨中央企圖灑大把鈔票在南部刊登抹黑廣告、或在中部動用司法系統肘掣蘇嘉全,藉故想轉移新聞焦點來「圍魏救趙」;但事實擺在眼前,「花博」的愈演愈烈是一發不可收拾,選前絕對難以滅火。

Last Updated ( Friday, 03 September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