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講笑話給K官聽

講笑話給K官聽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李筱峰   
2010/09/13, Monday
      中國國民黨背負著太多中國傳統文化的威權性格,因此幽默感貧乏。觀其公職人員,幽默風趣者幾希?這個無趣的政客集團,在台灣民主化之後似乎也想學一點幽默,可惜卻東施效顰。看看八八水災時,馬英九對著求救的災民所說的輕薄話等我把話講完再救」;吳敦義形容「無薪假」極富創意可獲諾貝爾獎;王「聖人」甚至有語出驚人的「陰道潤滑劑」之說。他們拿民眾的不幸窮開心,還自以為幽默,真是畫虎不成反類賴皮狗!

 

      他們沒見識過上乘幽默嗎?以下信手拈來,舉一些英美政治人物的幽默範例: 

   

      一九八一年才剛就任美國總統不久的雷根,遭一位精神病患行刺。他腋下中彈,倒地爬起之後,立刻開了一個玩笑:「我的西裝可是新買的,千萬別把我打壞了!」被送到醫院手術時,雷根又向醫生開玩笑:「你們都是共和黨員嗎?」醫師也幽默以對:「總統先生,我們醫院今天全都支持共和黨。」夫人南茜趕到時,雷根又以拳擊手Jack Dempsey被擊倒時的名言向南茜開玩笑:「親愛的,我忘記閃躲了!」

   

      一九九二年初老布希總統訪問日本,在宮澤首相款待的宴會中忽然暈倒,還吐了一地,爬起來後,老布希笑著說:「我今天的知名度應該會增加不少。」他的夫人也開玩笑說:「都是因為某某部長今天打網球時不讓他!」

   

      ○○八年底布希總統訪問伊拉克,在演講中,忽然一位當地記者向他扔擲鞋子,他閃過飛過來的鞋子後,立刻開了一個玩笑:「這隻鞋子的尺寸不符合我的。」隨後又說:「我不知那人在說啥,但我看到了他的鞋底。」

   

      說到鞋子,我想起法國名將陶梅尼,他在戰場上被砲彈打斷了一條腿。他的勤務兵傷心透了,陶梅尼反過來安慰勤務兵:「別傷心,以後你可以少擦一隻皮鞋了。」

   

      一九四八年Tom Dewey和杜魯門競選總統時,票還未開完,就有一家報紙以頭條新聞刊出「Tom Dewey擊敗了杜魯門」。Tom Dewey拿著報紙,得意地對太太說:「親愛的,準備好今晚和美國總統睡覺吧!」但半小時後收音機播出最後開票結果, Tom Dewey落選了。「好吧!」Tom Dewey的太太故做正經地問:「是杜魯門來我房間?還是我去他家?」

   

      挖苦自己是最高明的幽默,比起馬、吳拿別人的不幸開玩笑,簡直不能同日而語。不過,如果不是揶揄別人的不幸,而是純粹挖苦對方,倒也不失「笑」果。以下就是一例:美國民主黨的一位著名演說家伯萊恩,有一次演講時,場內場外擠得水洩不通,於是他建議在室外找個可以站高講話的台子。找來找去,最後找到一輛載滿垃圾的車子。伯萊恩爬上垃圾堆,開口道:「今天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站到共和黨的講台上。」

   

      最令我佩服的是,連死前都還能幽默的十六世紀著名英國政治家湯姆斯摩爾(Thomas More)。這位「良相佐國」的主角因不承認「王位繼承法」而遭政敵以「叛國罪」判處死刑。臨刑前他來到斷頭台時,因木架構造簡陋,摩爾對監獄官戲謔說:「我懇求你牽我上去,至於下來,我自己會下來。」臨刑時他又對劊子手說:「鬍子與叛國無關,請把我的鬍子移到外面,免得被斬。」

      西方的幽默文化,顯然不是這群東方威權主義的殘餘政客所能及。最近他們又急著要恢復中學生背讀文言文的分量。與其背讀那些陳舊雜俎,我寧可我們的子弟多學習西方文化的幽默感與創造力。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