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續談司法改革

續談司法改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鄭勝助   
Tuesday, 14 September 2010
        上個月我發表的短評,是乘著數位高等法院法官被收押,引起社會強烈震撼的焦點新聞,對司法問題表示看法及評論。由於篇幅所限,只能點到為止,但總覺得還是有話要說,因此,就請聽眾容我不吐不快吧。

 

        我是執業近四十年的律師,當初不考法官,就是對國民黨的不信任。我這個看透國民黨因而不喜歡它的人,永遠不會加入國民黨,怕非黨員的自己,在考上後的法官生涯中受到不公平待遇,所以決定以不入列為妙。如今已成為老律師的在下,認為不當國民黨統治下的法官還是對的,免得被罵、被瞧不起。這樣說,好像意謂法官中沒有好人,這應該鄭重的說,當然不是這樣。但一顆老鼠屎會壞掉一鍋粥,何況,這粥中還不只一顆而已呢。

   

        我在法院行走,有時想抄近路,到了門口,才發現不通,心裡自然不爽。外人不知道,約從一、二十年前開始,所有全台灣的法院,不論那一審級,法院大樓的出入口,門雖設、卻不開,全被堵死,全院只留一、兩扇門通行,還不忘駐警,隨時作安全檢查。我在無奈之餘,難免心中暗罵:「自作孽不可活」,法官作的是神的工作,理應受到老百姓的敬仰及愛戴,就像日據時代被尊稱為「先生」(せんせい)的老師、醫師、法官,是多麼值得自豪的定位。想不到幾十年之後,法官人人自危,不靠「門禁」就難以自保,讓人聯想到「物必自腐而後蟲生」這句話。

   

        以民主政治的理論來說,三權分立,互相制衡,司法是政府建構中的三根支柱之一,自有它的重要性及尊嚴,不容其他兩權來壓制,只有獨立不屈的司法,老百姓才能過幸福、無任何恐懼的生活,是國家躋身於國際文明國家系列中必不缺乏的條件。無奈國民黨的法官不知自重者比比皆是,令人大失所望。

   

        我永遠記得一位當過法官的父執前輩告訴我的故事。他說一位外省籍同事的判決,可以未卜先知。凡是人民與政府打官司,人民一定輸;本省人與外省人打官司,外省人一定贏。聽來令人匪夷所思,像是在說笑話。但,請不要笑,這種令人憤慨而不屑的事,如今仍然繼續在上演。我們的行政法院常被譏為「駁回法院」,因為人民對政府機關的訴願及行政訴訟,高達八、九成都是被駁回之故。至於藍綠受法院的差別待遇,其實屢見不鮮。宋楚瑜的興票案檢察官親上宋府作筆錄,嗣後以不起訴結案,跌破很多律師及前法官的眼鏡;相對於李登輝、陳水扁雖貴為前總統,卻被外省籍的檢察官傳去罰站、問話。同樣性質的特別費及國務機要費,馬英九可以匯入自己的帳戶沒事;陳水扁則是罪無可逭的無期徒刑。0八年大選前,藍大罵綠貪腐,檢察官配合提起多件貪污公訴,如今多已判決無罪;反觀貓纜案、內湖捷運案、新生高整建案、花博案,件件疑有重重黑幕,檢察官就是不動如山,不肯主動出擊。更可議而令人莫測高深的是,最高法院審判長莊登照,把藍色李慶元市議員誣稱陳水扁與助理外遇被告誹謗乙案,想盡理由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卻以兩套標準駁回綠色李文忠被訴誹謗乙案的上訴。這樣甘於自賤的法官,看人大小目,擺明一幅不可一世、能奈我何的xx狀。

   套一句流行語:「台灣人,你為何不生氣」(待續)。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15 September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