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別人的錢開味痛,花博欠缺的是中心思想!

別人的錢開味痛,花博欠缺的是中心思想!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Tuesday, 28 September 2010
        「花博的花不漂亮,是因為花買得太便宜!」所謂「花博體檢顧問團」賴士葆提出的花博「大」問題,竟是嫌花卉博覽會花的錢太少,花博動支市府及中央補助預算百餘億元,95.12億元在展館整建買花等,民間贊助13億,其他局處配合款24.8億元,中央補助1011026.63億等,加上後續金額已近150億元,這樣的花費如果還算「花得太少」,那麼,花博究竟花掉納稅人多少辛苦錢呢?市府官員所謂「空心菜在國際花博裡就是藝術品」、「花錢花得太少」、「花博不是花市,價格不是價值」…,這類說法都是別人的錢開昧痛,更是食米毋知米價!

       

        親自去花博展場走一趟,很多人也會覺得不夠精采,問題不在金額大小,根本原因是台北市舉辦博覽會的中心思想是什麼?中央政府補助台北花博的理由是「適逢中華民國建國100週年」,郝龍斌也再三強調:「很多國家都藉辦博覽會慶祝國家生日,花博為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慶生別具意義。」但類似這樣以百餘億元來做為一項「國家儀式」,其實只是好大喜功的一項權力運作!如班乃迪克Burton Benedict在《世界博覽會的人類學》(The Anthropology of World's Fairs)一書中,主張萬國博覽會是人類學意義上所稱的「儀禮」ritral之類的場域,「萬國博覽會使得任何種類的權力關係--無論已存在、還是正追求的都被視為一連串盛大儀禮之一。」這是優越地位的競技者交戰場,競技者逞盡所能利用各種象徵要壓制其他競技者。在此,班乃迪克以初民社會的誇富宴(potlatch)來對照作為「儀禮」的萬國博覽會。

        再看中央補助給台北市府的補助項目,農委會強調這是因為花博為建國 100 年旗艦活動之一,補助達39億元,事實上中華民國雖然開國百年、卻也流亡六十載,若要論述台灣的國家定位及族裔流亡,花百餘億元卻只為了 一項好大喜功的儀式,這種做法如同北韓的閱兵儀式一般,試問,這筆錢如能挪來改善人民生活該有多好?!

        再看看郝市府最常強調的花博的目的,他一再說希望藉花博帶來百億商機,保守估計花博帶給台灣商機台幣117億元,可帶動台灣花卉、觀光旅遊、餐飲、生技等相關產業繁榮,對振興台灣經濟幫助極大。如果賺錢是辦花博的目的,那麼,動支了近150億元的經費,預估只能帶來117億元商機,而且所謂的商機也還只是空中畫餅、根本是畫山畫水不值得圓仔花一朵!

        再比較1970年時日本的「大阪萬國博覽會」,四十年前這場活動動員了超過半數的日本人進到會場,積極成為參頓者,其中很多是透過組織性動員而來,日本當年動員國鐵、農協、及學校,以及旅行業者構成制度性動員系統。例如富山縣農協將該縣十萬農業人口中的六萬五千人送到萬國博覽會,其中某一町,當地有力人士甚至在車站舉辦萬博歡送會激勵士氣,簡直就像戰爭時觀送士兵出征的景象。等同於台灣的教育部的日本「文部省」當年也指示教師儘可能帶學生到大阪萬博教學,而且規定教師參加萬博的旅行活動視為「研修」而不是休假,學校的修學旅行很多安排參觀花博。沒想到21世紀的花博仍在重蹈四十年前宣揚國威式的博覽會,國家機器變成了博覽會的組織動員最重要的機制!大批學生被動員跳花博舞,把花博列為校外教學場域,公務員、大型企業被逼迫集體買花博票來充場面,甚至大批的社區媽媽、學校學生被要求來參加花博的「展演」,參與花博、表演、言說變成一場如同選舉的全民運動。四十年前以國家機器動員的博覽會竟然與今天的台北花博這麼雷同!

        這場花博砍掉百棵樹木,拆掉不夠好看的人民房子變成「迎賓大道」,再封掉人民常用的濱江街及快速路,斥資百餘億元來種六期草花,並且發包千餘萬元買塑膠花蓋住不夠好看的中山橋遺址,把防汌河濱公園改用途…,這些都不是一般強調人與自然及環保的花卉博覽會的精神,當郝團隊的顧問團也出來嫌花博不夠好看時,我們想問的是:台灣人辦花博的中心思想究竟是什麼?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