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過去的反動、未來的進步?

過去的反動、未來的進步?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王思為   
2010/10/05, Tuesday
        蘇永欽教授被馬英九總統提名為司法院副院長候選人,對他個人而言當然是一件至上無比的光榮;然而當司法改革這項被馬總統視為在未來任期之內首要大刀破斧的改革領域裏,關於蘇教授過去對於司法改革所抱持的立場在此時此刻被拿出來好好地檢驗,應該是再恰當也不過的時機。

        然而令人相當疑惑的是,過去蘇永欽教授所一貫抱持的立場與主張,跟他未來將要扮演的角色兩者之間的矛盾,實在是有很多需要向國人加以詳細說明的地方,例如「未來的司法院集釋憲權、審判權、司法行政與準立法權於一身,如此大權在握,無異是民主法治的怪獸」(1991.10.06中國時報),請問蘇教授如果未來立法院行使同意權通過之後當上司法院副院長並為大法官時的立場究竟是甚麼?他又將如何有效解決他眼中所謂司法院是「民主法治怪獸」的問題?

        另外,關於司法審判的部分,他也曾提及『現代社會的司法必然只能被動的提供片斷的、鋸箭式的正義:法官原則上不考慮刑事被告整體而言是「好人」還是「壞人」,至多只能在「量刑」上審酌被告的「犯罪動機」、「品行」、「犯罪後的態度」等(刑法第五十七條)。」...審判者只被授權就「繫爭」案件作「訴內」的法律判斷。這種微觀的鋸箭正義,有時甚至是不正義,只有從宏觀的、累積的整體合目的性,以及藉制約而維護社會體系上去合理化。我們即使願意,也無法想像,如果容許每位司法者直接從某種整體的角度去分配正義,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子?』〈1989.03.21聯合報)還有,『如果社會每個成員都能對公共事務付出更多關心,民主政治必然會更得到落實的問題在於,當我們的社會已走向多元分工,社會上已經出現一批有活力、有識見的專業政客投入反對運動、制衡政府;各種傳播媒體也在反映不同民意上已有令人矚目的發展時,還需不需要學者在其專業領域以外,以「士」的立場扮演「天生反對者」、「人民代言人」的角色?』〈1988.06.22聯合報〉那麼這與當前風起雲湧的白玫瑰運動之間是否有見解上的衝突,兩者之間的矛盾又該如何調和?這些簡單的疑問,蘇副院長候選人不應該也不能迴避,至少也該給個全國民眾一個適切的說法吧?

        其實看完蘇永欽過去的嘉言錄,讓我想起喬治歐威爾所寫的1984,某個人就像是在大洋國真理部工作的員工,無時無刻都竭盡所能地為老大哥服務,為了黨的三大信條「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鞠躬盡瘁。落實「誰控制過去就控制現在,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的思想控制境界。而這位某個人將是我們未來的司法院副院長及大法官嗎?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