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再談司法改革

再談司法改革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鄭勝助   
2010/10/19, Tuesday

俗云: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司法改革一直是這個社會的熱門問題,引發諸多議論。但時過境遷後,問題依然存在,又成為下一個時代的討論焦點。記得十二年前,曾召開全國司改會議,也作成諸多改革結論,然而成效不彰。內行人的某法官就為文評論說:「檢驗其成果,一言蔽之,空言改革,乏善可陳」。也就因為改革只是口號,不見成效,不肖法官當然會更加無所顧忌,連包養情婦,再任由情婦當收錢的白手套等聳人聽聞的壞事都作出來了,可見台灣司法之爛、之深,恐已無可救藥。若不能找出病根,誠心盡力改革,換換司法院長,也是徒然。

 

        司法淪落到這樣不堪的地步,我認為是法官一方面自甘降格,熱衷於充當統治者的鷹犬;另一方面,則因欠缺制衡制度,任令他們成為巨人騎在人民頭上,為所欲為使然。這兩種因素的結合,法官便容易自認為「天下我最大」,衍生其任性,傲慢、固執、草率等酸腐的習氣;而人民在直接受害之餘,當然得不到法律所定應有的保障,社會遂因此正義不張,是非不分,從而要求急公好義,黑白分明的社會風氣,也就不可得,終使台灣難以提昇為文明的社會。

        要改革,就應對症下藥。首先應自培養法官獨立自重的人格,同時深植為民服務的素養做起,以去除骨頭不硬,卻敢騎在人民頭上,以為我最大的習性。

        所以這樣說,是從司法的無所表現得到結論。司法在中國歷史上,只是統治者的工具,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理論,是移植自西方的民主思想,我們卻只要其空殼,而沒有接收到軟體的精髓。因此被提拔為司法院長的人,無不以受統治者恩賜為榮,以當大官自滿,從沒有想到當司法院長應有為人民、甚至為國家的利益把關的抱負,以與總統、院長平起平坐的認知任事,監督、阻止行政、立法的越權及不法。只要能如此,就不會有像過去官方製造冤獄,司法竟予配合的政治案件:如美麗島事件,五二0農民抗議遊行運動,近如陳水扁前總統被誣貪污等冤獄的再次發生。為了達成這一目標,法官法應速立法,禁止法官擁有黨籍;法官的來源、升遷制度均應重新規劃,並廢除法官訓練所,不再為新人洗腦,兼可斬段新法官嗣後互以同學關係結黨營私的機會;而切實仿香港廉政公署的防貪機制,也應立法施行,使法官在自重之餘,潛移默化滋生自尊、愛民的習性。如此良性循環的結果,司法改革才能見效。

        此外,法院讓人民失望而不可不改的缺點,尚有判決品質不良,故為出入的毛病,多因他們在無人監督、自以為是、無同理心、偏聽獨斷、草率結案所造成。改革此病,自應引進人民陪審或參審的制度才能補救。

        但總結一句,國民黨的私心,想永久操控司法的歹念,才使司法一直蒙羞,足見這種私心不除,以上的改革,終究是空談罷了。

最後更新 ( 2010/10/19, Tu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