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阿扁第三本獄中書的啟示

阿扁第三本獄中書的啟示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Friday, 22 October 2010

甫被特偵組進入看守所牢房搜索,並且遭致法院裁定繼續延押的阿扁,儘管蹲在「鬼地方」禍不單行,但仍將繫獄期間在《蓬萊島週報》上發表的札記五十餘篇,連同坐黑牢期間接受媒體訪問的三篇特稿,加上序文「只有蔣介石才會逃亡,我不會」,集結成冊付梓出版《一•八六坪的總統府》一書,並刻意挑選於諾貝爾冥誕的十月廿一日這天舉行記者會公諸於世。

這本延續《台灣的十字架》《關不住的聲音》之阿扁獄中第三本書,總計三百八十餘頁的內容中,並沒有先前被媒體繪影繪聲報導成「將要曝光台美之間的外交秘聞」內幕,完全已在市面上公開披露過,所以,特偵組在該書出版前大動作搜索扁辦和台北看守所,只是自我凸顯「逃亡政權」的作賊心虛心態而已!不但是民主國家反面教材,也是台灣出版自由的反諷寫照,誠乃貽笑大方至極,同時更間接提醒外界,馬英九政府所作所為是越來越像北京當局,不止「花博舞」跳得像中共「秧歌舞」,打壓阿扁的無所不用其極之拙劣手段,也如同明目張膽凌虐劉曉波一樣的粗糙無比!
根據阿扁在去年八月間便已完稿的自序指出:「我心裡明白,要做有尊嚴的台灣人,不做懦弱的中國奴,是要付出代價的隨著年紀的增長,經過不同的閱歷更讓我深深覺得這條路走來固然不孤單,但卻發現要付出的代價越來越大」,這,當然指的是身陷囹圄近七百天際遇,而令他失去自由之後更加懊惱者,莫過於還被流亡政府「扭曲抹黑成我一心一意想要逃亡」,這真是他「一輩子熱愛台灣的最大羞辱」,因為他曾直言「任何一位以政治為終身職志的人,不可能離開自己的國家、土地與人民身為政治人物,大家都知道『離此一步,即為死守』的道理」,故其始終沒有逃亡打算。
何以阿扁會有此申論?除了尚未打入黑牢之前,坊間便盛傳他可能會利用「拉法葉案」的商務仲裁妥協尋求法方政治庇護!結果,證實空穴來風一場。隨後,被『違法違憲』繫獄後,因為八年總統期間的十四次出訪係用「元首特別通行證」禮遇進出國門,導致原護照逾期而向外交部申辦新護照,同時在在申請之隔天發出新聞稿聲明「係應北美台灣人醫師協會邀請」而辦照,這一天是200873日,結果,特偵組馬上在隔天74日發出庭訊傳票,除了劍及履及落實執行早於520日便已祭出「限制出境」奧步,同時還刻意在約談阿扁秘書陳心怡出庭作證,證實辦新護照一事後,順勢釋出扁有「逃亡之虞」氛圍,並藉此當作三度延押的莫須有理由。
由於檢方的欲加之罪行為,導致扁在新書中精確分析「逃亡」意味著「轉進」,「逃亡」不是走向死亡而是保全生命而逃,至於因犯罪而逃亡則是「亡命」!除了日本學者早在1952年簽訂「台北和約」時,認為蔣介石的流亡政府是「亡命政權」外,1949121日宣布下野的蔣介石,在歷史上也被定位為「亡命之徒」,因此,蔣於1950年的陽明山談話中自承「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已成了亡國之民」。
「亡命政權」苟延殘喘於世的權貴子弟及其走狗們,不知感恩圖報,迄今仍在作威作福之餘,竟還扣人有「逃亡之虞」帽子,儼然已非「乞丐趕廟公」行徑,台灣人怎還能無動於衷、袖手旁觀呢?
Last Updated ( Friday, 22 October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