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八輕公投有何不可?

八輕公投有何不可?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王思為   
Tuesday, 26 October 2010

        對於國光石化(八輕)開發案,有立委想提案建議政府評估全案交由人民公投決定,對此環保署長說經濟部才是八輕案的主管機關,他不便發表意見;不過經濟部卻說國光石化是由民間企業主導,無法公投決定,甚至還說即使國光石化不是由民間主導,依據公民投票法的規定「預算、租稅、投資、薪俸及人事事項,不得作為公民投票之提案」,因此也不能以公投決定。政府的態度說白了就是表示無論如何八輕一定要做,但是在種種的質疑未清之前官方就先政策定調封殺一切停建的可能,這樣合理嗎?

        首先,國光石化並無解釋未來將「油品銷國外、汙染留台灣」的質疑,政府憑什麼要求民眾犧牲自己、成就財團?另外,國光石化的相關生態爭議譬如空氣汙染、沙塵暴、大量工業用水,以及彰化、雲林可能受到汙染的農產品等等問題攏無說清楚之前,政府就要橫柴入灶(蕭萬長於20088月就說過國光石化非做不可),顯示政府現在只是在拖延,根本沒有誠意溝通。 

        其次,政府明明是替財團背書的一方,表面上卻又裝得跟自己攏無關係,還說中油只有國光石化43%股權,所以政府管不著;政府身為佔絕對多數的超級大股東,如果這樣還不能主導國光石化,這種無能的政府乾脆解散算了!而且經濟部官員刻意扭曲公投法中關於投資限制的規定,更加是莫名其妙!公投法中所不能公投的投資案所指的當然是政府本身的投資案,而不是民間投資案。結果經濟部跟我們說這是民間投資,卻又說這個投資案不能公投,那八輕究竟是屬於政府投資案還是民間投資案?,經濟部連自打嘴巴的邏輯不通都不知道,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之前就急著出來封殺公投,急於向高層表態爭功的嘴臉溢於言表,令人作嘔。

        政府在啟動一項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背後,向人民解釋清楚相關爭議是執政者應有的基本從政倫理跟義務。尤其在後工業時代如何將各種新而複雜的社會、文化、道德與環境問題納入產業發展的決策形成過程之中、儘量避免獨斷決策的後遺症為首要之務;假使一旦爭執不下的時候,透過主權者的意志-公民投票來決定如此重大的議題應該是再也恰當不過。馬政府先是不將問題說清楚,現在又連這種攸關環境權與經濟權的嚴肅爭議上也要將人民的公投權沒收,實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公投不過就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在制度上的具體實踐而已。在如此高度爭議之下讓公投作為傾聽人民聲音的一種民主輔助工具,有何不可?

 

Last Updated ( Tuesday, 26 October 2010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