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只是無牙老虎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14 March 2017
新政府已提名監察委員,補足馬政權時期留下來的十一名缺額,部分綠營人士感到十分興奮,信誓旦旦的表示將利用監察權掃除司法敗類,甚至於有人認為利用監察權監督司法單位是司法改革重要的一環。這是對監察權的誤會,別忘了王建煊接監察院後,公開表示監察院只是無牙的老虎,有威武的表象,但沒有牙齒,咬不了人。 監察權的設計是補司法權的不足,司法權要遵行無罪推定的原則,未定讞前都被認定無罪。司法審判要依據有效證據,無證據不罰。司法權適用的對象是全體國民及在台的外籍人士,只管違法的事件,公務人員只要不違法,就算行政疏忽也不受司法管轄。況且就算公務人員違法,因為司法案件定讞的時間相當遙遠,會出現嚴重的傷害,因而一般民主國家會設計監察權,代表人民來監督公務人員。 監察權的設計與司法權不同,不像司法權遵行無罪推定的原則,也不需要有效證據,而依循民主程序以投票的方式決定對當事人的處置,所以處裡的速度遠比司法單位快,而且司法權及監察權的調查可以平行進行。監察單位調查的結果若是發現公務人員違法,就移送司法單位究辦,若是失職,就由監察單位決定處置的內容。 監察權最大的功效是處裡的速度快,可以抑制公務人員錯誤的施政,以減少傷害。對於失職的公務人員處置的內容有彈劾、糾舉、糾正等。所以稱監察院為無牙老虎是因為監察單位並無處分權,受到彈劾的公務人員還是要轉到公懲會處分,而公懲會屬司法機構。 監察權可以糾正公務人員的失職,因為不必有效證據,而由投票的方式進行,速度快,可以抑制公務人員繼續失職,以減少傷害,這種構想相當好,只是監察單位沒有處罰的權力,公務人員不理會監察院的糾正,監察院也只有乾瞪眼,郭冠英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郭冠英以范蘭欽的筆名在網路極盡侮辱台灣人,稱台灣人為「台巴子」,自己為「高級外省人」,台灣為「鬼島」,後來有立委發現范蘭欽就是郭冠英,而且是公務人員,只是馬政權並沒有處置郭冠英,後來面臨選舉,中國國民黨將流失台灣人的選票,馬政權才以曠職的理由將郭冠英免職,以降低台灣人的反彈。 台灣已凍省,原來省政府人事以優退、外調的方式解決,但有不少人沒有退休的條件,外調也有困難,造成省政府人事超編。可是在郭冠英及將屆滿六十五歲前,省政府神奇的聘了郭冠英,好讓他在半年內辦理屆齡退休。當時監察院就對省政府提出糾正,只是省政府不理會,監察院一點辦法也沒有。 監察院對公務人員的處置是以投票來決定,現任的監察委員都是「馬友友」,新提名的十一名只算少數,在監察院很難掀起風浪,況且監察院並沒有處分的權力,對於司法人員,監察權更難發揮,就算監察院彈劾了司法官,還是要移送公懲會,而公懲會的習性是以司法觀點來處置彈劾案,很多案件送到公懲會後,還是被淡化。 司法單位還有一個特色,依照憲政體制,法官要獨立審判,任何人都不得干預,所以監察院也不能對司法單位提出糾正。部分綠營人士將監察權當作司法改革重要的一環,這是很大的誤會。新政府雖然要補足十一名監察委員的缺額,但對司法人員的影響力相當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