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按呢講,m̄驚人笑?
Written by 李南衡   
Friday, 29 September 2017
九月二四發生流血不幸事件。有人憤慨,有人煩惱台灣烏道拍大學生,有人受氣中國侵門踏戶入到國立台灣大學校園。咱看tio̍hkhah好笑的代誌。 九月二四下晡兩點至晚時八點,預定佇國立台灣大學校園內舉辦的「二0一六中國新歌聲台灣行-上海‧台北兩岸音樂會」。因為台大學生去現場抗議開學期間學校封掉田徑場一禮拜,影響學生受教權。台大校方kah台北市文化局雙方攏希望活動提早tī四點結束,但是現身佇會場的上海市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李文輝遲遲m̄同意,一直等到抗議群眾衝入場內,上海hit-ê人才tī四點四十分宣告結束。文化局是台北市的抑是上海市的?國立台灣大學是叼一國的?   台大主任早早tī八月初八就佇文件頂面tǹg印仔,表示同意活動進行,而且是tī一工內。因為chit-ê活動發生「統一促進黨」的人佇校園牆圍外拍四個學生流血流滴,九月二五暗時,台大主任秘書林達德講:學校到taⁿ並無出具「場地出借同意書」公文,主辦單位幕婕塔是m̄是「先斬後奏」違法舉辦活動,tio̍h koh查證。林主任秘書愛講笑,猶未有「場地出借同意書」公文,主辦單位何方神聖,重型機械會tang開入校園,佇拄拄仔整修完成的操場搭大型的舞台,全台灣大學無人看tio̍h、無人去管。而且堂堂tī九月二四下晡兩點正式開演,台大攏m̄知?   不幸事件發生了的第二早起,柯文哲市長講,到taⁿ為止,台北市政府無任何疏失。無一分鐘後,台北市文化局長鍾永豐講:Bē使干單對校方,mā應該kah學生會之間,tio̍h有完整的討論過程。假使重來阮chit點會進行檢討。柯市長,若無疏失,何必要檢討?   夯「甩棍」kā學生的頭拍kah流血流滴、手骨拍chi̍h去的「中華促進黨」成員胡大綱講,拍人的「甩棍」是伊佇現場路邊發現khioh起來的。「卡神」楊蕙如佇面冊轉發chit條新聞,寫講「真歹勢我真正笑出來,足欣賞胡大哥的幽默。」koh講「希望您後遍khioh tio̍h一支iphoneX tio̍h愛送hō͘我!」有人講:「上好胡大哥會tàng khioh tio̍h一粒核子炸彈,thang反攻大陸!」   代誌過了兩工後的九月二六,統派團體「藍天聯盟」主席武之璋chhōa一陣人去台灣大學門口抗議「台獨已經進入校園」。九月二四hit工,武之璋一定有看ti̍ioh中國的大枝五星旗佇台灣大學校園颺颺飛,伊那會無抗議「共匪已經進入校園」咧?武之璋koh罵講:「現在台灣少年人會變成『天然獨』世代,攏是因為洗腦教育。」咱實在真無愛講in hit陣人「m̄-bat字」,「天然獨」「天然」的意思就是父母生成的,當然m̄是後天洗腦洗成的。想起來,不止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