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軍的「一二〇九」代號二十四年祭
Written by 蔡漢勳   
Wednesday, 06 December 2017
檢警辦案時,往往就以案發第一時間那天為「數字代號」,所以,「ㄧ二〇九」在警方檔案代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九日所發生的「隱案」!之所以用諧音來名之為「隱」字的案件,因為尹清楓上校命案」便是最典型的被黑手所遮隱的案,回顧曾任警政署長的侯友宜,當時是台北市刑大偵二隊小隊長,在查案過程中追絲撥繭、鉅細靡遺加上時任立委的阿扁,也在國會召開數場公聽會鍥而不捨、焚膏繼晷追到底!甚且在當上總統還宣示「不惜動搖國本辦到底」;可是,「ㄧ二〇九」專案破不了就是破不了。


時隔二十四年後,軍方好巧不巧選在十二月九日這一天,對於涉及「詐貸案」及承製獵雷艦進度延宕的慶富集團將要啟動「解約程序」,正式公告違約,計劃對這家扁政府末期曾參與「鐽震案」的公司,繼沒收九十餘億後,揚言將會「撤案」停建六艘獵雷艦!藉此讓這導致四位上將、五位中少將、以及九位校級軍官被受懲處的「獵案」劃下控損休止符;雖然,台灣是亟需這六艘「永靖級」新型艦加入行列,特別是美方軍艦已準備重返台灣靠岸泊停進行密切交流之際,海軍司令卻因「慶富案」被檢調傳訊、他本人還刻意意有所指以「尹案」為前車之鑑,下令軍方所有相關文件調閱必須由他與副司令共同簽名認可,以防「證據湮滅」歷史再重演。 由此可見,二十四年前的「ㄧ二〇九」專案迄今還籠罩海軍,所以,當時第一位台灣人總司令莊銘耀被拔掉後,繼任的「郝系」總司令顧崇廉便祭出「走出尹清楓陰影」來訓斥同袍;但隔了二十餘載後,小英任命首位三星上將司令黃曙光還是「走不出」陰魂不散的「尹案」陰影!即使外界報章雜誌、電視節目還以此為標題「跳針」似重提舊案!畢竟,「尹案」是軍購案衍生謀殺案,其中,尹上校自保而進行的反蒐證錄音帶,竟在海總軍法處與政三系統經手過程中被神秘消磁;而這次「慶富案」,也有錄音帶被黑手提供給藍營立委揭弊、也丢給統媒爆料直轟總統府,導致高雄海洋局長中箭落馬,接著波及十餘位「將軍族」捲入風暴,朝野各黨又藉此互嗆!遂使這波「ㄧ二〇九」更加暗潮洶湧,甚已形成政壇發「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嚴格說來,「慶富案」本是小案ㄧ樁,因爲全部預算不足四百億,比起當年「尹案」發生後扯出的海軍二代艦「達觀號」海測艦、「靖海專案」的德製四艘獵雷艦、乃至於牽涉到兩岸及法國有人「慘遭滅口」的六艘拉法葉艦⋯等三大建案,總預算高達數千億,遭到波及部門從中信局到海總、國防部,影響至鉅!所以相較下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然而,正由於小英政府新手上路用了一批老藍男,從國防部長的「濟公」起乩似言行、「金融幫」的內神通外鬼、統媒的加油添醋潑髒水⋯相激相蕩形塑成「獵雷大風暴」。 其中,最令人至表匪夷所思的是軍方心態,從十年前的阿扁首次提出建案,便遭當時國親兩黨聯手杯葛打壓,等到馬英九上台死拖活拖、愛推不推,直到下野前才倉促提出「康平專案」;結果,得標者竟是親綠色彩的慶富造船廠,於是乎,來自藍營的黑函、抹紅、打壓便此起彼落,如沒出事才真是奇怪!因為,正如統媒近日刊出「陳慶男與汪傳浦」專欄,披露汪「當初送給郭力恆的ㄧ千七百多萬美金鉅款,都是想拉攏郭退役後加入公司」!揭示ㄧ位上校能在瑞士座擁有十一億回扣,慶富集團大概未像汪傳浦如此大手筆「回饋」,才會狀況連連?其中倒楣的是,三家貸放款行庫董座全撤換、慶富集團則可能「倒閉」、原要投入掃雷的新利器被撤案停建!等到台灣港口慘遭封鎖時,屆時人民才會痛定思痛? 「ㄧ二〇九」是代號、也是圖騰,就像「尹案」將永遠被軍方所ㄧ手遮天,這數字也像「慶富案」命運,被ㄧ群妄想「聯共制台」的老藍男們分進合擊殲滅!這,或許正是台灣人之宿命?
Last Updated ( Thursday, 07 December 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