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郝」規的「漢光演習」改名之我見
Written by 蔡漢勳   
Wednesday, 06 June 2018

  

 歷時五天「實兵對抗、實彈射擊、實戰演練」的「漢光34號演習」已近尾聲,由於預演期間發生傘兵墜地意外、正式展開又驚傳F-16戰機撞山噩耗、以及飛彈射擊不慎引發火燒山等狀況,使得這次被軍方強調的「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整體防衛構想、以及驗證國家總力支持之「演習視同作戰」理念,儼然亟須再加檢討。

此一長期以來未曾被檢討過的「名號」問題,嚴格說來不啻也意味軍方三十餘年來因循守舊,甚且讓人覺得不無苟且現象,即郝柏村ㄧ手制訂的「漢光演習」名稱,怎會延襲三十四年之久?這當然是因「出將入相」的郝柏村,打破了出掌參謀總長長達八載之後遺症!因其擔任總長時間竟是軍方內規的兩倍!後被調職轉任國防部長、再被拔擢為行政院長,前後執掌兵符達十二年有餘⋯所以造成軍中要職的陸軍總司令、警備總司令等位子,是由陳廷寵、周仲南等「郝柏村的江蘇鹽城」小同鄉接掌,形成了盤根錯節的「郝家班」,導致軍系高層迄今還是其班底,故對郝的「漢光演習」名號不改、心態不改、作表面功夫不改,所有三軍作業均照表操課、依樣畫葫蘆。

回顧這類演習的名稱,在兩蔣時代便已是與時俱變,以五星上將的蔣介石為例,他在六零年代制訂的「國光演習」計畫,僅歷時十年便因美方側目、加上國軍本身主客觀因素而掩旗息鼓,試以當年威權氛圍,蔣氏父子三人俱為將軍族,如以「三個臭皮匠,勝過諸葛亮」觀察,則當時在國防部任務編組的「國光作業室」,還下令三軍各軍種分設「陸光」「光明」「擎天」等陸海空軍作業室,草擬作戰計劃達二十六項;結果,負責籌備並出掌主任的朱元琮中將,事後在該案因「八六海戰」受挫、導致計劃被藏諸高閣,他的總結心得報告是感受到孫子兵法中「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下攻城」,連蔣介石也「認輸」!

身經百戰的蔣介石,對其所推的「國光計劃」都會因應局勢便在十年光景就喊停!而現階段卻彷彿「沒完沒了」似地執行郝記「漢光演習」?其實,類似三軍聯戰前身是名為「漢陽演習」,此乃海軍上將宋長志在台美斷交後制訂的全台作戰計劃,試圖延續台美《共同防禦條約》反攻中土的「巨光計劃」;結果,郝柏村ㄧ接總長便將傳統的「攻擊」演習完全翻轉為「防衛」守勢,自ㄧ九八四年實施迄今!即使在政黨首次輪替後的公元兩千年,扁在「漢光十六號演習」結束便可於次年改名⋯殊不料「ㄧ成不變」到如今,「守衛」則自三軍聯合攻擊、境外決戰到敵軍自蘭陽平原成功登陸,我軍被迫「炸燬雪山隧道口以阻擋解放軍長驅直入台北軍政中心」!隨後也是民進黨執政的本次演習,則進展到「敵軍在淡水河口登陸,國軍死守關渡大橋防線,甚且演練炸鐵橋阻絕解放軍的氣墊船進攻總統府中樞」。

如許「兵臨城下」的跡近巷戰狀況,是軍方自郝柏村制訂「漢光演習」延伸餘緒?以被迫炸燬雪隧或關渡大橋來阻絕解放軍排山倒海進犯,根本是「自己嚇自己」,因為⋯實際的狀況應該是「防衛戰」開打,美國第七艦隊會奉令巡弋台灣海峽、日本自衛隊也啟動「週邊有事」機制,將西南諸島的海空軍戰艦與待命在與那國島上的阿帕契武裝直升機出動,台灣的防衛是在「美日安保條約」保護傘下進行!唯一最大的變數是,奉行「聯共制台」的藍營退將、或收受中共資金的「第五縱隊」、乃至三十餘萬陸配及被吸收的黑幫「傾巢而出」搞破壞,這才是當下最大隱憂。

鑑於當前局勢已與三十四年前完全不同,即日起的自衛演習理應著重在「防範內奸」,國安系統必須演練戰端肇始第一時間便「全盤監控」內部第五縱隊蠢動!國軍依據「博勝計劃」配合盟軍作戰,便可打得敵軍落花流水、對方是過不了黑水溝!甚且「怎麼死都不知道」⋯因此,所謂郝記「漢光演習」早該走入歷史,政府要制訂比台美過去起用的「巨光計劃」還更有梗之名稱! 「漢光演習」允宜改名以求「名正言順」!
Last Updated ( Thursday, 07 June 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