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 油律律
Written by Coapman   
Tuesday, 10 July 2018

公教年金改革七月一日起正式上路。清大榮譽教授李家同收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後,感嘆「晚景淒涼」。他說「現在不能去芝加哥,也不能去加州坐遊輪了。」

 

李家同的年資超過30年,目前月退約新台幣10萬元出頭。七月年改上路後月退仍有將近 8萬元;10年後緩降,仍有6萬7千多元,跟很多勞工比起來,應該算是相對好的退休金。

一個資訊工程師若在矽谷工作30年以上,最高可以領到2500美元,折合新台幣約7萬5千元,比李家同領的還少。至於一個公立學校的教師,薪資大約只有一半,月退大約一千多一點,折合新台幣四、五萬,李家同若真的是「晚景淒涼」,矽谷這些老師們就必須出門討飯。

李家同退休時的月薪應該只有10萬多12萬,退休後卻領月退10萬元。相較於矽谷工程師月薪35萬,退休後只領到月退7萬5千元。美國社安基金都有破產的危險,何況台灣的公教人員退撫基金。那豈止危險兩字可以形容?

退休金的來源是工作者的薪水裡頭扣來的。「李家同們」能夠繳這麼少卻領這麽多,錢從哪裡來?當然是全體納稅人的血汗。

美國由於人口老化,食之者眾生之者寡,現有的社安基金未來有可能破產,因此政府鼓勵大家儲蓄。政府提供各種鼓勵儲蓄的計劃,不論哪一個行業,都可以按月從收入中抽取一部份存入退休帳戶。很多雇主為鼓勵員工儲蓄,提供儲蓄補貼。政府則給予「緩稅」的優待。退休後,月退金只是一部份收入,只夠買食物繳水電賬單等,其餘的生活開銷必須依賴自己的儲蓄。

李家同在抱怨「晚景淒涼」的同時,完全不提他自己的儲蓄情況。好像說他的退休生活完全仰賴月退金。這跟很多台灣退休軍公教一樣,自以為對國家勞苦功高,退休後政府供應他們生活上的一切需要,是天經地義的,包括出國旅行度假搭乘豪華郵輪。也不想想其他各行各業大眾,做工的、賣菜的、種田的,他們沒有豐厚的月退金,退休生活該怎麼過?

李家同最不應該的是,身為知識分子,對社會毫無責任感。尤其令人惋惜的是,李教授一向具有教育家形象,以社會改革專家、年輕人的導師面貌面對國人。對國家面臨的困難,退撫基金的破產危機,退撫制度改革導致的反彈,李家同非但不能做個榜樣,成為改革陣痛中一股安定社會的力量,反而帶頭起哄,做一個麻煩製造者。他的知識分子良知何在?他的自尊何在?李家同為了區區幾萬元新台幣而晚節不保,是他個人的不幸,也是國家的損失。 哀哉! 註:油律律,或油㕸㕸。台語:iuˊlehˋleh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