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境外交的藝術
Written by 劉志聰   
Tuesday, 07 August 2018

蔡英文總統812日將出訪巴拉圭、貝里斯兩友邦,除出席巴拉圭新任總統就職典禮,將與相關國家領袖進行會談。在貝里斯停留期間,也將與貝國總督及總理會晤。至於過境美國的城市,去程為洛杉磯,回程為休士頓。

 

台灣國際處境艱困,元首外交成為突顯國家主權、提高國際能見度的重要工作。過境外交則是台灣艱困環境下發展出來的特殊產物,其重要性往往超過元首外交。這也是為什麼蔡總統行程安排之際,各方即相當關注此行過境美國那個城市,會晤那些人。

蔡總統上任後,4度出訪友邦,3次過境美國,但未造訪過美東城市。之前曾有有消息傳出,總統府曾與美方協調,規劃在東岸過境,但不會在華府。由於美國國會通過《台灣旅行法》,取消台灣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國防部長不得過境訪問美國華府的限制,蔡總統此次過境美國,格外受到重視。中國 全面干擾打壓,不難想像。

但從過境洛杉磯、休士頓的安排看來,蔡總統出次出訪仍然以單純為主要考量,依照過去美台雙方建立的舒適、安全、便利、尊嚴原則,來安排過境行程。似乎不想利用過境機會,借題發揮,增加台灣曝光度。這到底是美國的意思?台灣的想法?還是中國的壓力?引起不同的揣測。

2001年陳水扁過境紐約,與二十多位國會議員進行早餐會。2003年阿扁再度過境紐約,接受國際人權聯盟頒發的「國際人權獎」,還公開發表演說,敘述台灣民主人權的具體成就。陪同的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夏馨與阿扁搭船共遊紐約東河時還說,小布希總統是台灣的「守護天使」。阿扁特地向剛過世的蔣宋美齡致哀,美方也儘量配合。

美台現在的實質關係,勝過阿扁擔任總統時期,蔡總統應藉過境外交機會,強化美台關係,例如,與國會議員座談、和國際媒體茶敘,讓國際了解中國正在改變台海現狀,不能讓中國欺壓霸凌卻不出聲。

中國的抗議完全在意料之中,不必理會。親中媒體報導說,因美中貿易戰爭僵持不下,美國為避免與北京對立,「極不可能」讓蔡英文過境華府,或者紐約等具有象徵意義的大城市。這個說法恐怕只是中國自我安慰之詞。美國如果真的那麼在乎中國的感受,又何必派遣兩艘戰艦穿行台灣海峽,它難道不擔心與中國發生對立嗎?

《台灣旅行法》剛通過,美國國會、行政部門友台聲浪高漲。蔡總統低調過境美國,個人固然享有舒適、安全、便利、尊嚴的待遇,但有如錦衣夜行,並未讓國際社會更了解台灣的困境。蔡總統應設法在過境途中,廣泛與美國各界對話,爭取國際對台灣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