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誤的國會助理制度
Written by 陳茂雄   
Wednesday, 14 November 2018

中國國民黨前立委李慶華因在立委任內,用人頭詐領助理補助費五百三十二萬元,被依貪污等罪起訴。新北地院於五日首度開庭,李慶華無故不到庭,連律師也沒現身(事實上李慶華沒有請律師),法官考量日前就曾傳出李慶華失聯數月的信息,因而不敢大意,當庭簽發拘票,請警方拘提李慶華到案,若拘提不著,將對李慶華發布通緝,並排定十一月二十六日再開庭。

台灣各級議會頻傳議員私吞助理費的糾葛,主要的原因是制度不健全,多數助理並沒有真正從事立法的工作。美國與台灣一樣,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立法工作應該在國會完成,雖然美國多數法案是依行政單位的需要而立法,但行政單位要委託執政黨的國會議員提出。國會議員未必有立法的專長,因而必須依賴國會助理。台灣的國會助理的角色是為國會議員跑腿,美國的卻是專家。

照理說,台灣的立法工作也應該在立法院完成,只是在萬年國會年代,不要說立法,有很多立委並不清楚要如何討論與表決,需要行政院派員指導。那年代所有國家政策都在中國國民黨的中常會形成,再交由從政黨員執行,各單位都得遵行。有關立法工作乃在行政單位形成草案,再送立法院背書,立法院的角色只不過是行政院的立法局而已,完全聽命行事。

萬年國會結束後,本來應該依循行政與立法分立國家的體制,立法工作回歸國會,只是將立法工作移到國會還是有困難,民意代表並不具備立法工作的能力,反而行政單位才有專業人員。當時有人提出美國的國會之所以有能力立法,因為有屬專家的國會助理執行這一項工作,台灣因而也跟進。

設置助理幫國會議員從事立法工作本來是很好的制度,只是多數法案還是一樣在行政單位完成草案,與美國剛好形成有趣的對比。美國行政單位認為其業務有立法必要時,會請黨籍國會議員幫忙提出法案。台灣是國會議員認定需要立法時,交由行政單位擬定草案。雖然也有國會議員會執行立法工作,但大部分草案還是在行政單位完成。

花費大筆公帑設置國會助理就是為了執行立法工作,只是立法工作大部分還是由行政單位完成,造成多數國會助理不務正業,專為立委打競選工作的基礎,不只浪費公帑,還形成不公平選舉,現任立委等同由國家出資從事競選工作。甚至於發生立委私吞助理費,像李慶華案,統派選民的政治意識相當強,民意代表就算沒有從事選民服務照樣可以當選,所以助理是多餘的。

台灣的國會助理制度不健全才造成弊端,若要消除弊端只有改變制度,國會助理由具有立法專長的公務人員擔任,他們領國家的薪水,只做立法工作,不幫立委跑腿。一則沒有用國家資源幫立委從事選舉工作,一則可以使立法工作正常化。當然,也不可能發生立委私吞助理費的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