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執政八年回憶錄》的 出書後動向
Written by 蔡漢勳   
Thursday, 03 January 2019

台灣卸任的三位在世、或已往生的兩蔣及嚴家淦等歷任總統,似都尚未付梓過回憶錄;唯獨,剛於兩年半前丟掉國民黨政權、並在任內曾經慘遭柯建銘總召公開點名批判「特務治國」的馬英九,卻於上月下旬趕著出書,還在歲末最後一天選在台南舉辦「新書發表會」!同時「夜宿府城」於隔天元旦參加「大林新城」眷村的升旗典禮,這些與其過去所作所為、以及藍綠雙方陣營高層都爭相擠到各縣市的「跨年晚會」行徑大異其趣,實不得不啟人疑竇、或引人遐想他下一步的動向,到底在佈局什麼或「另有所求」?



對馬英九而言,歲末未選擇留在台北家裏度過不是首遭,早於前年底,便因決定不參加已連續十幾年出席的總統府前廣場升旗典禮,據傳是有感於司法單位追究「三中案」,導致他不想露臉再與綠營並肩,遂遠離「是非地」而到高雄六合夜市、且在隔日也參加世運主場館旁的升旗禮。當時,他在其回憶錄「楔子」行間,便ㄧ再陳述「人氣絲毫不減、甚至直線上升⋯已然逼近第一次參選總統的超級旋風」!「楔子」字裏行間還引述資深黨政記者在現場觀察所下的「簡直比第一次選(總統)還熱」、以及香港《南華早報》曾整版揭載馬的聲勢「回溫」現象,標題就是「他回來了!」(He’s back)!

其中,值得注意未被收錄到書內的是,當香港英文報紙大篇幅「捧馬」兩天後,他到台東參加音樂會時,賣菜捐款興學而獲國際肯定的陳樹菊突在大批記者前「力勸馬再選總統」!當下旋被坊間各傳媒所廣為報導,儼然已在形塑成海內外「大旱之望雲霓」氛圍?因此,會挑選於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在「九合一」大敗之際適時出版回憶錄,任何人理應都會嗅出「事出有因」;儘管,有位藍營濫芋充數的新「共主」韓某公然數落「總統大選有人相公⋯胡不了牌」,影射官司纏身者可能選不下⋯但,正如馬在這新書開宗明義第一章章節標題「殺不死我的、只會讓我更強大」,而副標則是「面對司法追殺、冷靜沉著因應」,藉想藉此以釋群疑!堪稱「有備而來」。

因此,如能仔細看完《八年執政回憶錄》,雖然發,有不少綠營或獨派者表示「拒買拒看」;但該書上市不到ㄧ週便已售罄而印第二刷!書市反應也有「洛陽紙貴」驅勢,不啻顯示「有料」!暢銷的個中緣由不少,單在全書十五章節壓卷的最後ㄧ章,他大膽品評三位「總統的前後期同學們」不足為外人道秘辛,透露李登輝自承對「二重溪疏洪道興建爭議的抗爭、反對者」,他曾脫口而出直言「會想法子修理」,與「ㄧ般國民黨高官顯著不同」;另也提及「委任直選大轉彎」時「說變就變」,害他向記者自我調侃「今後我講的話你們還會相信嗎?」⋯只因李的「手法比較像是宮廷(鬥爭)的做法」,也讓其日後慘被蘇志誠列為「非主流派」;最後還公開李曾特地告其「我不是台獨教父,從來沒有談過台獨」以及被扁在「國安秘帳修理經過」!因此,馬認為李是有「梟雄性格」,其特色是:不拘於常軌、不守常規、「只要有需要,隨時可以變、隨時可以轉彎⋯缺點就是變來變去,讓人覺得反反覆覆」!致扁也據此批李是「老番顛」!

他對ㄧ手提攜過的李前總統,都膽敢如此「品頭論足」了,對於扁與小英兩位「前後期同學」當然自是不可能好言相向!這不言可喻;然而,當他與對岸謀我日亟的習近平,在星國舉行全球矚目的「馬習會」點滴中,竟透露習在晚宴聚餐中主動問馬兩個問題:第一「李登輝到底認同什麼?」、第二「蔡英文對釣魚台的主張,究竟為何?」⋯馬在書中自承「這是很關鍵的兩個問題」,他很謹慎、也無法代他人回答,所以只淡淡地說「必須要再觀察」,沒有正面回應,習也「點點頭,沒有繼續追問⋯」。

其實,這ㄧ段馬習之間的對話是該書最「值得細味」的部分,因為,馬英九有所不知的是,曾諷刺過他是「笨拙」(Bumbler)的《經濟學人》雜誌封面,便曾專輯刊載中日兩國會在明年為「釣魚台列嶼主權爭奪開戰」!而李登輝在獨派集會中曾公開詢及「釣魚台列嶼開戰後,台灣便可趁機宣佈獨立建國!問題是⋯準備好了沒?」⋯而小英在兩大國為「台灣所轄的領土」釣魚台主權兵戎相向時之立場為何?這應該就是習要馬針此「表態」之所由?因為,他極可能會在明年捲土重來再角逐總統?所以,先在「馬習會」探底,藉此決定是否暗助或「鎖定」他未來是美日的同路人而阻擋!馬雖在該書中表示「顧左右而言它」?但其企圖東山再起,其實已可自這本刻意提早付梓的《執政八年回憶錄》管窺「馬團隊選前戰術」,朝野實不容再等閒視之此ㄧ鳴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