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燈會,咱看tio̍h屏東人心內的光!
Written by 李南衡   
Monday, 11 March 2019

二月十九至三月初三,第三十屆台灣燈會佇屏東舉行,咱攏講是「屏東燈會」。參觀過的人攏謳咾是「有史以來上súi的燈會」。Chit遍屏東燈會分作屏東市、東港鎮kah大鵬灣三個燈區,因為大鵬灣燈區場地大、燈濟koh súi,煞壓倒屏東市燈區的綵燈節kah東港鎮燈區各種活動的光彩。

大鵬灣燈區,頭一遍無用hit年的生肖-豬作主燈,卻用屏東東港出名黑鮪魚(咱台灣話講「烏甕串」“o͘-àng-chhǹg”)作設計元素。懸16公尺,用二萬外組的燈光迴路系統,kā主燈內部的全彩LED燈呈現出一千兩百萬外畫素色彩,無論ùi叼一個角度攏會tàng欣賞tio̍h千變萬化的光學奇幻美景。kā主燈規劃佇水面,海湧光影的海面倒映主燈七彩光的效果,koh會tàng坐船出去ùi海頂看倒轉來,chit種趣味是燈會未曾有的。燈會結束了,主燈kah另外兩座作品會永遠chhāi佇大鵬灣hō͘人欣賞。   

所有的燈座攏有藝術家參與精心設計,會tàng體會tio̍h人文kah科技的結合,ùi工藝有達tio̍h觀光的效益。有原住民mā有新住民設計製作的燈座,會使講是台灣各種人融合的縮影,無管先來後來的人攏會tàng表現in的文化特色。   

無捷運,而且高鐵、台鐵攏bē到的海邊大鵬灣燈區,十七工的展期,會tàng吸引一千三百三十九萬人次來參觀,實在是奇蹟;因為上大的問題是beh按怎接送觀眾,步步tio̍h靠巴士接駁。第一工出動二百台,害觀眾等一、兩點鐘才搭tio̍h巴士。潘孟安縣長隨時開緊急會議決定第二工起調派九百台巴士。按呢mā猶無法度完全順利接送觀眾。附近的人出動家己的汽車kah o-tó-bái鬥接送,chit種志工beh叼chhōe?足濟足濟,佇會場中除了有三千名工作人員,猶有六千外名的志工,特殊教育學校許弘憲校長chhōa全校兩百位學生來khioh糞埽、整理糞埽,燈會會場才會hiah清氣;東港有一位八十歲的阿媽逐工出來指輝交通。額內的員工mā拚kah無暝無日,潘縣長講透早三點,伊看tio̍h穿紅裌仔工作服的同事,拖tio̍h沉重的腳步去搭尾班接駁車,伊的心肝結歸丸,感謝chiah-ê「烏色的夜行者」,內底有的是等煞場了才開始ka八百外台流動便所的水肥清除了koh拚掃清氣;有真濟巴士司機為tio̍h趕時間,三個便當猶囥佇邊仔無才調食。   

「毛蟹無腳bē行路。」無論潘孟安縣長腹肚偌有膏,若m̄是伊會曉呼(kho͘)歸個屏東縣大大細細攏動起來,chit-ê燈會無可能辦kah chiah呢成功。人問講chit遍屏東燈會叼位上súi?我講,屏東人心內的光上súi。每一個屏東人攏認為伊是屏東的一分子,屏東的好bái伊攏有份。事實上in kā台灣價值照出來hō͘咱看!